top of page
搜尋
  • 作家相片HK Horai

「往生淨土的秘訣」講讚

瑞劔老師 講述


(點擊鏈接打開原著)


這本書不是新著作的,收錄著從幾十年前開始我平常說的話。

你們若被問:「聽了瑞劒老師的講法幾遍?」

有的人回答:「我聽過五遍了、我聽過十遍了。」

「你聽到了什麼?」

「不知道。」

只會回答一句「不知道」,這令人傷腦筋吧?

往生淨土後,阿彌陀佛問你:「在娑婆時聽過誰講過法?」

「聽過很多老師講過法,但是御安心是聽瑞劒老師講的。」

阿彌陀佛問我們:「聽到了什麼呀?」

既是如此,那就在阿彌陀佛的面前試著說這六十三條看看:


如來成佛的因果外,無眾生往生的因果。

正覺的功德力外,信心亦無、往生亦無。

唯乘本願力之流……


佛會讚美你說:「你有來淨土的價值哦。」



第一個把這本小冊子從頭到尾都背下來的人會是誰呢?

若回答:「要全部背下來好難」的話,不行哦。

「淨土想去、讀書不要,還要全部背下來,這麼難哪有辦法呀!」持這樣懶惰的心不行。

像這麼薄薄的小冊子,像女人利用講沒營養的話,說人是非的時間來讀的話綽綽有餘。別人的是非一出口,「啊,不要講了」,從口袋裡拿出來拜讀呀!去購物時,找零錢的時間,比如買了二百五十元的東西,你付五百元,這樣對方得找你二百五十元,對方找錢的空檔時,就讀「如來成佛的因果外」,到店員講「小姐,這是找您的錢」為止,又可再讀一次呀,沒有如此用心不行呀。




我教完中學後到關西學院教書,兩、三天前,在彥根遇到五十年前我在中學教過的學生。他住在彥根,英文很好,日文的報紙不看,只看英文的報紙。他說他七十三歲了,是七十三歲的老爺爺了。

「老師,好久不見了呀。」

「有幾年了呀?從你入學到現在已經有幾年了呀?」

「有五十三年了。」

他記得我日常的生活。記住些什麼事呢?

「老師單手騎自行車(二十八吋的老式單車),單手騎車,這樣握著把手,一邊看書,單手拿著書,這樣地騎自行車來學校。」

從我家到學校一直都是這樣的騎法。如此用功的話,這樣的小冊子一個禮拜就可全部背下來,不用功不行。



「淨土呀!想往生,讀書呀!厭惡,勞神勞力呀!厭惡」——帯著這樣狡猾的想法不行。

「如來大悲之恩德,即使粉身也要報。師主知識之恩德,即使碎骨也要謝」——這樣的事做不到,是吧?也不想去做,對吧?想也沒想過,是吧?因此,取而代之,讀《往生浄土的秘訣》呀!因此,背誦這,相當於「即使粉身也要報,即使碎骨也要謝」。

「你有在報謝佛恩,報謝御恩嗎?」「什麽也沒在做,只有背誦了《往生淨土的秘訣》。」沒這樣的話不行。老是懶惰、懈怠,只想要往生淨土,這實在有點厚臉皮哦!不用功不行。



不用功不行,是指,若教你研究「御文章」、「御和讃」、「正信偈」的話,你們會眼花繚亂,叫你們把「御文章」從頭背到尾,沒人真的會做吧?

神戶有一人做到了。他是位盲人,六十五歲。「正信偈」、「御文章」、「御和讃」,從頭到尾全部,然後「阿彌陀經」、「觀經」和「大經」全都背下來了。和這人見了兩三次面,我跟他說:「我無法贏過你」,我向他認輸了。這樣的人也有哦。

他是請孩子或孫子讀給他聽的吧。讀過之後,就全部記住了呀。然後隔天,又請他們讀下面的。請人讀,忘記的話不行,因為如此擔心,所以「御文章」八十通,全都背下來了。這做了多大的努力,我們不知道。

再來是「御和讃」,共有470首,順序無誤地「彌陀成佛時已來…」這樣一首一首地記住,這人現在還活著哦。一想到他,我們神戶的同朋也好,奈良的同朋也好,都是懶惰蟲呀,大部份的人…。

記住的東西會變成自己的血肉。不背誦的人,有多不想背誦,對佛法就有多不認真、不用心。沒有重視這個的人,聽完法座就沒了。從東邊的耳朵聽,從西邊的耳朵出,這樣聽聞是不行的。



自以前就有所謂的妙好人出現,妙好人也聽聞了很多說教,但是若請問他:「請分享你的安心,好嗎」,他會分享一句或兩句。我的父親也是,聽聞了很多說教。我以為父親只是自己去聽聞,沒想到在學校的考試期間,我也被強迫帶去聽聞。我跟父親說:「明天要考試呀!」

父親說:「考試算啥?學校的考試,那考零分也沒關係。」就把我帶去聽聞佛法了。所以到三十七歲為止,從父親也聽聞了很多說教。雖是聽了,但留住的只一句或兩句而已…。

我聽到了什麽呢?三十七年間,只有留住「就這樣地」。「就這樣地」不知被說過了多少遍。三十七年間,從懵懵懂懂時起,從三歲時被聽聞,如此三十七年之間,才「一句」呀。自己也是很重視這「一句」「就這樣地」呀。



這是有關禪宗的話,有一位白隱禪師,在禪宗是日本第一的高僧。這是他自己發明的呢,還是從他人聽來的,不知道。他常說:「去聽隻手的聲音」。兩隻手的話,一拍就會「啪」地作響。但是他説「去聽隻手的聲音」。很難的問題啊。他的弟子,不論是哪個弟子來,也都得好好地磨錬他們,這邊也做講演,那邊也做講演呀。

禪宗的講演叫做「提唱」,不講「說法」或「講演」。坐禪時,提出叫「公案」的問題。那問題叫做「隻手之聲」,幾十年地說「去聽這個聲音」。

「你還不行,去聽這隻手的聲音」。

詩曰:「若聞未擊隻手聲,思慕未生前父母」。

這首詩很難呀!要悟這樣的意境相當不容易,凡夫很難做到呀!在日本全國也有很多禪僧,但是真的聽到「隻手之聲」的人,在禪僧裏面屈指可數呀!是這麼地難喲!即使如此,被磨錬的弟子們,五年也好,十年也好、二十年也好地參「隻手之聲是什麽樣的聲音呢?」從早到晚,都在參呀!




順便一提,神戶有一位叫井上秀天的人,著作了《碧巖集》的注解書叫做《碧巖集新釋》,在真宗講的話,是相當於《教行信證》這樣的大部鉅著,共有十卷。讀他的註釋,沒有讀二十卷的書不行,這樣的註釋也出版了呀,井上秀天是一位寫了這麼難的書的講解,且是在英國領事館當翻譯的學者。他常和在縣政府工作的人搭同班車上班。

聽他二人的對話,井上秀天說:「要背誦呀。」另一人說:「是呀!我也是下了決心,在去縣政府的途中,背誦聖教的內容呀。」

佛教的學習是要背誦呀。一天至少要背誦這樣:「聖人一流御勸化之旨趣,以信心為本。」第二天再背「其故,捨諸雜行,一心歸命彌陀。」第三天再背「依不可思議之願力,由佛方治定往生。」*三天就能記住這些了。記住的話,只是這樣做而已,比聽百座、萬座的說教還要有效呀,會更上層樓喲。學者二人做著這樣的交談。


*注:文出《御文章》五帖十通之「聖人一流章」,原文及講釋見:





記得了後,再來必須要思考。背下來後不思考不行。井上秀天這樣的大學者,和只有小學三年級程度的七十多歲的老阿婆在慈光院(此寺是神戶的名刹,住持是島田龍一,號島田奉圃,當時九十四歲)島田奉圃師的前面論議。他二人交談的內容是什麽呢?

某日,我有事到慈光院,島田師跟我説:「今天没有想到一文不知的老阿婆和井上秀天在我面前議論了」。

「『狗子還有佛性也無?』州曰:『無!』。當了狗,有佛性還是沒有佛性?雲水僧問趙州曰,趙州答:『無!』。請好好思考這個『無!』的意思。」

這是以趙州的公案作為問題,島田住持告訴我:「他們二人就趙州的『無』作了議論,結果井上秀天這位大學者慘敗給不識一丁的老婆婆,真有趣呀。」

這位老婆婆大概是七十四、五歲,到神戶的祥福寺(禪宗寺院)拜託寺院的人讓她在那裡坐禪。不單只是坐禪而已,還必須要思考公案,因為只是坐禪的話,在家裡也可以坐。結果禪師說:「這個公案不明白的話,不能再聽下一個公案」。

因為被說「把這個公案想明白了再來」,所以老婆婆就照禪師所說的,朝也想,暮也想,睡覺的時候也想,醒著的時候也想,工作的時候也在想。

「有僧問趙州曰,狗子還有佛性也無。州曰:『無』。」

老婆婆思考「無」字,思考了二十年。二十年,老婆婆一直都在思考這個問題,所以在英國領事館做翻譯的井上秀天這位大學者,也輸給了這位老婆婆。這是值得我們深思的地方。



這裡也寫著:「『就這樣地』一句 一生無不自由

想到「就這樣地」,就想到我的父親也常常說這句「就這樣地」。

就這樣地」一生思考看看,二十年思考看看。

「瑞劒老師,您說『就這樣地』,到底『就這樣地』是什麽意思呀?」

當你們夫婦吵架的時候也要想這句話喲,你在買東西的時候、睡覚的時候、在洗澡的時候也要想這句話喲。「就這樣地」、「就這樣地往生」的呀。「就這樣地」是什麽意思呢?想呀想呀,徹底地想透的話,就會發現:所謂「就這樣地」,就是「因為佛要救我所以我才獲救」。

然後就會知道「是南無阿彌陀佛的御力呀!」「是本願力呀!」就會知道往生淨土是「本願力呀!」、「南無阿彌陀佛的功德力呀!」、「阿彌陀佛會救我呀!」信心也好念佛也好,什麽都忘了,只有這個(本願力、南無阿彌陀佛的功德力、阿彌陀佛要救助我)是自己的體會。這個就是所謂的「信心」。

從自己的內心深處沒有這種體會的人,既沒有信心,也沒有什麽。文字的講解、書本的說明不是信心。淨土真宗是這麼地難喲。二十年想透「就這樣地」的話,就能明白「就這樣地」吧,我常跟大家這樣說呀。



用頭腦稍微明白了、稍微有所觸動了,就「啊,我懂了,我知道了」地以為頂戴信心了,這樣的心態不是信心。

所謂信心,是體得「凡夫成佛之道」的道呀。沒有體得不行,沒有領解不行。所謂領解,是發自內心深處,即使做夢,也要會說「夢話」,沒這樣不行。你們想要和別人分享的話,比如說去探病,

「某某同朋,不用擔心喲,『就這樣地』喲。真得好感恩呀,好慚愧呀。南無阿彌陀佛 南無阿彌陀佛」

說了這些話你就可以回去了。這是最好的探病。與其帶一籃水果過去,若是瀕死的病人的話,聽到你講這些話,不知他會有多高興呀。是這樣往生淨土的喲。因此,請二十年地思考「就這樣地」看看,就會有這位老婆婆(二十年思考趙州的「無」的老婆婆)打敗學者那樣的力道出來。

這(《往生浄土的秘訣》)裡面所寫的,不限於「就這樣地」。「如來正覺」「二利圓滿的大正覺」,光是這兩句也能往生淨土。雖然說「想要信心,想要信心」,

正覺的功德力外,信心亦無、往生亦無。

「如來的功德力,廣大無邊呀!」——會從內心深處自然而然能明白,但是若沒有記住、沒有暗誦的話,就無法思考呀。



第二條是如來「正覺的功德力外,信心亦無、往生亦無。」

往生極樂是如何呢?這寫在第三條,「唯乘本願力之流」。

體得是被佛的御本願之流所流時,皆成。這就是「信心」。要默記地思考呀。默記,然後就一片空白的話不行。默記後,朝也好暮也好地思考呀。

親鸞聖人曰:「本願名號若信受 寤寐之間自不忘」*。「本願名號若信受 寤寐之間自不忘」,「寤寐」是指囈語呀。講夢話的話,這是指晚上睡醒呀。睡的時候也好,醒的時候也好,忘記的話不行。「本願名號若信受 寤寐之間自不忘


*注:《高僧和讚》No.214:

忻求彌陀報土者

外儀之相雖殊異

本願名號若信受

寤寐之間自不忘




又頂戴《教行信證》時有說:「見敬,聞而不忘」。你們雖然聽了說教,但聽過就忘得精光吧,這樣不行啊。「見敬」是指聽聞佛法,或拜見聖教,生恭敬心感到尊貴、感恩、羞愧呀。「見敬」的下面寫著「聞而不忘」。老是健忘的凡夫「聞而恭敬」、「見而不忘」,如此一來,信心自然能得到。

得而大慶者,則我善親友。」*釋尊說,「我最好的朋友呀」。不是有寫著「不忘」嗎?「見而恭敬」、「聞而不忘」、「得大慶者則我善親友」。又寫著「經常經常」。「彌陀名號常稱持,信心真實獲得者,憶念之心恒不斷…」。這個「恒不斷」就是「不忘地,想到的話就,想到的話就」呀。因此,「憶念之心恒不斷 報謝佛恩長在心」*,自然是這個樣子呀。


*注一:《本典·行卷》引《無量清淨平等覺經》:「聞是法而不忘 便見敬得大慶 則我之善親厚 以是故發道意」

《本典·信卷》引大經卷下:「聞法能不忘 見敬得大慶 則我善親友 是故當發意」

《六要鈔》引諸師釋:

淨影師云:「聞不忘者,彌陀佛所聞法不忘。言見敬者,見彌陀佛心生敬重。得大慶者,明前聞法見佛恭敬得善利。(乃至)行順釋迦,名我善友。」已上 憬興師云:「卽不忘彌陀所說,亦見彼佛心生敬重,以為大喜,行順釋迦,釋迦所攝,故云善友。」已上 義寂師云:「聞法能不忘者,聞而能思,故不忘也。見敬得大慶者,於思擇時,見其深趣而敬重,得其滋味而大慶。若能如此,則與佛同志,故云卽我善親友也。」已上


注二:《淨土和讚》No.1:

彌陀名號常稱持

信心真實獲得者

憶念之心恒不斷

報謝佛恩長在心



《歎異鈔》也是,讀的人,日本人從耶穌教的人到天理教的人都在讀,但是真的讀到的人很少。《歎異鈔》第一章的標題是:「彌陀誓願不思議,必定救助我往生」。念佛是之後才有的。「彌陀誓願不思議,必定救助我往生」。就如此中所寫一樣,頂戴「不思議是不思議」的是信心。這就是「彌陀誓願不思議,必定救助我往生」,這就是那個不思議呀。

結婚典禮的時候,常說:「這是不思議的因緣」,這根本不是不思議。因為才剛這樣說不久,馬上就夫婦吵架了。然後馬上就發生離婚的問題,那一成立,馬上就說:「請付我贍養費」,這個時代的女人很強呀,動不動就是「你要付我五百萬元、你要付我一千萬元」地跟老公索取贍養費。老公也是阿呆,所以馬上就給。這些根本沒有不思議的緣。

真的不思議的緣是淨土真宗講的「不思議」:從「彌陀誓願不思議」,用這不思議的御力獲救。依南無阿彌陀佛之不思議的御力、不思議的御本願、不思議的御慈悲、不思議的佛智成佛。接近的力量也好、計劃也好、程序也好,一切通通成就於南無阿彌陀佛中。因此,自己一聞南無阿彌陀佛,自己的後生問題就解決。



什麽最難呢?解決自己的後生問題這樣難的事世上沒有。當部長、當乞丐雖然也是很難,但是解決死後後生的問題這樣難的事沒有。嗯,這問題是「不思議」呀,這也要默記地想透才可以。

「彌陀誓願不思議,必定救助我往生」。不思議地,「請就那樣地來」地呼喚著我。有「呼喚聲」也是不思議,這又不思議地呼喚著像我這樣的人,不思這不思議地聞不行。

不思議地、不聞不思議的呼喚聲不行。雖然沒有什麽難的,但是大家都忘記這點,法座一結束,「嘩!」地大家一起立,腦子裡儘想著別的事,剛聴聞的早就忘光光啦。因為忘光了,所以不能成為自己的血液。

終於,臨終來了,看到火車時,到現在為止聽聞了很多說教,但是什麽留著呢?什麽也沒有留著。「我能往生吧」、「我不能往生吧」,都快臨終了,才想「我能往生吧」、「我不能往生吧」,已經沒有時間了,所以不去地獄不行。「我能往生吧」、「我不能往生吧」要拿到「今現在」來煩惱。同時,

彌陀誓願不思議,必定救助我往生

依不可思議之願力,由佛方治定往生」……

哪條法語皆行,哪條皆行,只要記住一條,只要記住一條。三條都能夠記住的話更好。六十三條全部都能背誦下來很好。做不到的人就第一條、第二條、第三條,能夠記住三條就不錯了。這樣的話你們就會想要背誦了吧。




「信心」、「信心」,在這以前老想著「獲得信心往生」,原來不是這樣,

彌陀誓願不思議,必定救助我往生」。

這樣入腹的話、徹入骨髓的話,就是信心呀。寫大本的書雖然也知道,但是要背誦,要重複地讀的話,小本的書比較好,所以寫了這本最小的書。價格也便宜,用大號字也附上了注音。

老菩薩胃癌臥病在床時也好,快臨終的老菩薩也能讀這樣,老菩薩無法讀的話,在旁邊的兒子、孫子也能夠讀給她聽,這樣地加上了注音。沒有這樣徹底不行哦。




後生一大事是一大事,你有想或是沒有在想呢?後生是一大事喲,死後再一次投生為人,沒有哦。好不容易投生為人,不聞佛法的話又得往地獄去。這樣再也無法投生為人了哦。

儘造著罪業故、儘追求著物慾故,投生餓鬼道。因為發怒,所以往地獄。不是地獄就是餓鬼,投生畜生的人還很少哦。投生為畜生的女人,因為性格像蛇或貓,所以不是投胎為貓就是投生為蛇。一大事說的就是這裡呀。命終的話已經沒有辦法,即使想聞也無法聞了。

常常掃墓的時候會在墓前誦經,這也是很難得的事,能誦經的話誦經是好。但是,亡者沒有在墓裡面。或墮地獄,或墮餓鬼,或墮畜生呀。取代掃墓,可在家裡的佛龕前誦經,同樣的功德呀。雖然如此,因為墓碑上寫有亡者的名字,所以到了那裡,大家都會認為死的人都在那裡。

因為如此,雖然不講「別去」掃墓,亡者不在墓裡面。不在墓裡面的話,就是投生到地獄,或餓鬼或畜生了,已經無法再聞佛法了。

要聽聞佛法,是「今現在」呀,是「今現在」的機會呀。生病的話就無法聽聞了。吃五穀雜糧的身體故,什麽時候會得胃癌不知道。因此,要想這是最後的一分鐘呀、最後的五分鐘呀地聽聞佛法。



拿破崙的戰法是最後的五分鐘。戰勝戰爭的是雙方皆是拼命,對方也是三千人,這邊也是三千人地對打的話很難分出勝負。因此,拿破崙這樣想:戰勝戰爭的是最後的五分鐘呀。所以在作戰的時候,當兩方的軍隊「衝呀——」地互相廝殺,哪邊贏不知道。拿破崙從高處一直拿著望遠鏡在看著。這樣的話是不分勝負呀,雖然知道這樣,在自己的身邊備有五百左右的騎兵,當看到敵人快贏的時候,「從現在起,你們去襲擊呀,快衝到敵陣去!」把備置在身邊的五百騎兵全部都放出去了。

於是,「嘩」地,騎兵襲擊時,發出「攻擊,攻擊」的號令。於是「嘩」地發出呐喊聲衝進敵陣中。對方一時被嚇呆了,就趕快逃命,他們又「追呀,追呀」地呐喊,於是就戰勝了。拿破崙是這種戰法。因此,你們也是,心想「再有五分鐘就要死了」地聞法呀。心想「還有五分鐘就會死」地聽聞的話就會認真地聽聞。明天還能再聽,別的講師來的時候我們再聽,明年再聽也不遲。心想還不會死故,這樣想的話無法聽聞。

往生淨土是「就這樣地」,是「今」的原樣往生的啊。這本小冊子寫的內容很耐人尋味,耐人尋味也好,講不思議也好,總之這是別人所不說的事。



四、「非言、非語、非聞、非思而獲救之法

這個第一條、第二條、第三條、第四條中,「非言、非語、非聞、非思而獲救之法」。如此的話「就這樣地」呀。「那是南無阿彌陀佛」,光是這樣也能明白。

「『就這樣地』一句 一生無不自由」。請好好想想佛有多麼偉大。儘造著罪業、什麽也不知道、無智、無能、罪惡的凡夫,久遠劫來迷惘至今,若丟下不管的話,不知會迷惘到何處去。這樣的凡夫,就這樣地救助的是佛的「力」呀。不思議的「力」呀。

有多少的「力」呢?有多少的御慈悲呢?不知道是吧。因此,光是聽到這個就生起如下的感受:「不思議的佛呀!」、「不思議的慈親呀!」、「難能可貴的慈親呀!」生起這樣的感受的話能往生淨土。

很多人會問:「怎麼樣做能往生呢?」和「怎麼樣做能獲得信心呢?」

問這樣的事無法往生呀。



為你作說明,「哈,我知道了」就沒了,這樣怎能往生呢。這樣凡夫哪能成佛呢。你們的心中雖不說,大概也是如此,但是你們想著:「要頂戴信心往生吧」,這就是所謂的自力呀。

雖然有「捨棄雜行雜修自力的心」,還是「想要頂戴信心往生」,信心是什麽不知道的時候就想「做點什麽往生」。就想「聽聞而往生」,或是「安心而往生」,或是「念佛而往生」,或是「做點什麽往生」。這就是所謂的自力呀。如此一來,百人有百人,千人有千人,都在這種程度的狀態下死去呀,然後去地獄的呀。

想做點什麽求往生是還在肚子餓呀(未被滿足)。無法喫阿彌陀佛的御慈悲呀。饑腸轆轆呀。這樣怎能往生呢。依阿彌陀佛的御慈悲,沒肚飽飽不行。




「像我這樣罪業深重的地獄行,『請就那樣地來』地呼喚我,『就這樣地』被往生,『請就那樣地』來地呼喚著我們。」

沒有到這裡不行。沒有這樣,只是在那裡「想做什麽往生」、「想頂戴信心往生」,有這樣的心的人是地獄必定呀。

你們的心若有那樣想法的話,請思皆地獄必定呀。因為喚我們這個地獄行說:「請就那樣地來喲」,所以,御呼喚聲好難能可貴呀。「依御呼喚聲被往生淨土,御呼喚聲是南無阿彌陀佛。」因此,自然而然會這樣:「南無阿彌陀佛的本願力的、南無阿彌陀佛的御呼喚聲一樣」。真得能這樣子想嗎?無法想嗎?跟自己的心問看看呀。若無法想的話,表示是聞不具足呀。



聞不具足呀,要聞什麽呢?要聞「佛的偉大」呀,要聞「自己的無知膚淺」呀。聽聞,除此二樣外什麽也沒有。聽聞佛「就那樣地來」地呼喚著像我這樣地獄行的愚者。

所謂聽聞,自己什麽也無法做到、什麽也不知道,儘造著罪業呀,是地獄必定呀。「地獄行地被聞」地獄行,「地獄行」被思地獄行地呀,這是同一件事呀。

「地獄行」「就那樣地救助」,所謂「就那樣地救助」這是什麽程度呢?用這世間的例子說的話,就像父母親呀。「就這樣地」,即使什麽也沒有做,也會飯給我們吃,也會衣服給我們穿是吧。

就那樣地來」說容易很容易,像這麼容易的說教沒有。往生淨土也是,這麼容易的事沒有。但是,說難的話像這麼難的事沒有。被喚著「請就那樣地來喲」,這是御呼喚聲。覺得「就這樣地」「好難能可貴呀」的是這邊接受了呀。



領解亦不止於機 領解者 還佛願之體

蒙佛不嫌棄地喚著我呀,沒有還到對方不行,第六條這樣寫著呀。因此,這沒有想想不行。阿彌陀佛說:「請就那樣地來喲」「南無阿彌陀佛,不讓你下墮哦,這是你獲救的證據呀,南無阿彌陀佛已經成就了,所以你不用擔心喲。」就是這個呀,這邊是「就這樣地」對不對呀。

依「就這樣地」往淨土,「就這樣地」若明白的話,自然會知道「佛好尊貴呀!」「我呀,地獄行呀!」。雖然三十年、五十年地聽聞說教,說教的內容,這以外什麽也沒有。講社會問題啦,倫理問題、道德問題等,那是哲學呀。真的佛教只有這呀,「後生大事」、「解決生死的問題」是佛教的問題。若提到「如何做後生才獲救呢?這些問題能解決嗎?」時,阿彌陀佛喚著我:

「別擔心呀,我是你的慈親呀,請就那樣地來喲。就那樣地獲救的法是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已經於十劫前被成就。此故,請就那樣地來喲。」




然而,至今為止都在想:「獲得信心求往生」、「稱念佛求往生」、「做什麽什麽求往生」。真的聽聞的話,會聽到「請就那樣地來喲」,忽然發現「就那樣地」,然後是「就那樣地」好難能可貴呀。

阿彌陀佛是「就那樣地」呀,這邊是「就這樣地」呀。做的事是什麽也沒有,想的事也沒有,這叫做「說的事亦無 聞的事亦無」,這就是所謂的「非言、非語、非聞、非思而獲救的法 南無阿彌陀佛」。有南無阿彌陀佛的御呼喚聲的話,這邊沒有聞的必要。沒有聽到「聞的必要沒有」為止地聽聞不行,自然會如此吧。這一場法座請二十年地思考「就這樣地」。宿緣深厚的人,第一個禮拜就明白,或是第三天就明白,或是一天就明白了也說不定。一遍思考看看,「就這樣地」。



「就這樣地」往生的呀,「就這樣地」成佛的呀,什麽也沒有做成佛的呀,不思這「不思議」嗎?無法不想是吧。

正信偈有「不斷煩惱得涅槃」是吧。不斷煩惱而得涅槃的法,佛教中沒有呀。就好像沒有資本在做生意一樣啊,這樣的生意沒有,對不對呀,都要資本呀。一般是租個店面做生意,沒有租店面能做生意嗎?沒有資本資金就想成立公司,這樣的事做得到嗎?然而是——

「凡夫成佛,不需要資本,不需要資金,不需要店面,什麽也不需要。」

「什麽也不需要」就是說「就這樣地」呀。即使是這樣說了,還有人理論地說:「不是要信心嗎」,還在說這樣的理論時,不行。理論也不需要的呀。即使講這樣的理論,能往生極樂嗎?到臨終,理論還說得出來嗎?看到火車後,信心還沒有…。

「我應該已經頂戴信心了,沒有道理會看到火車呀」地跟閻魔王理論後,想再重來一次,跟閻魔王吵架時就輸了呀。



被說「你想的信心不是信心呀」,那是你錯把『假信心』當作『真實信心』的緣故,不讓你回娑婆了,去、去地獄吧,地獄的鬼卒們已拿著鐵棒在等著你啊」地被丟到地獄去了。

有這種心態的人一定會後悔地說:「我明明已經得到信心了,怎麼還會有火車來迎接我呢,怎麼有可能呢」,因此才說「非思」呀。因為凡夫一動腦的話,肯定會想錯故,講聽到了,會想是「我聽到了」,認為聽到了時早就是聽錯了呀。沒有信心的話不能往生,所以就認為自己的信心是信心。這樣想時,早就是信錯了呀。

是「非言、非語、非聞、非思而獲救之法 南無阿彌陀佛」,要無我呀,無我地聞。「真尊貴呀」、「佛真可貴呀」、「御本願好可貴呀」地被想的話是真的聽到了呀。

「聞樣」也好,「說樣」也好,有兩種呀,「思樣」也有兩種,不論什麽都有兩種,有表和裡呀。以為信了是沒有信呀,以為聞了是沒有聞到呀。御念佛也是,以為稱了是沒有稱念呀。如此一來,不是零分是什麽呢。沒有發現這點不行呀,因此才說「非思」呀。

是「非言、非語、非聞、非思而獲救之法」呀,如此,漸漸地能明白「不思議!」是吧。阿彌陀佛的獨働,漸漸明白了吧。認為「聞了」是沒有聽到呀,認為「信了」是沒有信呀,認為「稱了」是沒有稱呀。

所以,閻魔王才來抓人的呀,鬼才駕著火車來的呀。被帶到閻魔王的面前,問「為什麽我會到地獄呢」,被說「那是因為你『聞損』著呀、『思損』著呀。雖然你認為你是真的信心,但是那是你『思損』著真實的信心呀。也就是說,你『信損』著呀。」




「真實的信心」和「信損」的信心、「真實的聞樣」和「聞損」的聞樣地真的想時,「佛好尊貴呀,我呀地獄行呀」地真的想的話,這是很好。這以外若想的話,想是好,都是「思損」呀。

「思損」、「聞損」、「信損」有出來嗎?這很重要呀,因此「就這樣地」若徹底的話,就無損呀,無損呀。「依阿彌陀佛的一御力往生」,心決定的話,這邊自會「盡損的往生」地心決定。盡損呀,本來就是零分呀,被說「你還沒有聽到呀」,就回答「是的,橫豎是無法老實聽聞的傢伙」「我呀 搖搖晃晃 內空空 橫豎皆是無法老實聽聞的傢伙」,這是真的聽到了呀。你們沒聽到真的的話就是聽到假的呀,淨土真宗好難呀。

聽聞佛法的人雖然有很多,但是往生極樂的人千人只一人或萬人只一人呀,因為都是損呀,都是思損著呀,因此不論怎麼說也沒有辦法。

因此,才說一個呀,「就這樣地」請二十年地思維呀。打算用二十年去思維的話,三天就想通了,或是一天就往生極樂呀。「就這樣地、就這樣地」「好難能可貴呀!」地信受呀。




所謂「信心」,聽聞說教的時候頂戴信心的也有,雖然也有像因幡的源左同行般,把餵牛的草放到牛背上時,「啊!」頂戴信心的呀。

「信心」,洗澡時頂戴信心也說不定。洗澡時頂戴信心的話,沒有人穿著衣服洗澡,大家都是光溜溜地洗澡是吧。「啊,赤條條地往生極樂呀,我呀,什麽也沒有聞到,什麽也沒有信到,『就這樣地』呀。赤裸的八兵衛那是『就這樣地』呀。」洗澡的時候、赤裸的時候,「啊!」地獲信的人也有吧。

看到工人用繩子用力地把重物往上拉,頂戴信心的人也有。某位僧人到本山參拜,想要聽信心的說教,但是沒有人說,或稍微提了,也是不滿足,就想:這樣的話不去地獄不行,找機會再來吧。正準備要回去時,剛好看到本山境內有工人用繩子吊著重物往上拉,「哈!」地發現「阿彌陀佛直接用本願力把我們往上拉故,因為被拉故,能往生淨土呀,這是本願力的獨働呀。」依這樣頂戴信心。看到工人做工也能頂戴信心,這是因為心不論何時皆在憶念的話,機會就會來呀。

平時迷迷糊糊地儘想著其他的事、世間的事,不想佛法的人,這樣的機會雖然有也會溜掉呀。幸運,不抓住不行。在西洋講「幸福」,後面沒有毛髮,「幸福」之神後面沒有毛髮,只有前面有毛髮。因此想,「幸福」來了呀時,前面的頭髮沒有緊緊抓住的話,「幸福」之神就溜掉了。即使想抓住後面的毛髮,因為後面沒有毛髮故,無法抓。俗話說「有花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抓住幸福之神前面的頭髮)」。

信心也是如此呀,平時一直念念不忘的話,機會會突然來呀。平時懶散的人,即使有機會也會溜掉。這次想要抓住的話,雖不是幸福的女神,因為後面沒有毛髮故,幸福已無法抓到,就是這麼一回事呀。

剛好時間到了,我們休息一下吧,接下來我們再繼續讀這本。雖然也可講其他的話題,大家記住為止我們先說這本。這本請大家要隨身攜帶。女眾們,請把這本看得比你的錢包還重要喲。不是博學多聞就能往生極樂。雖然只是短短的法語,沒有徹底地明白不行,這樣的話能往生淨土。我們休息一下吧。

南無阿彌陀佛 南無阿彌陀佛



前面的法座講得太久了,沒有讀、講解的時間,就給大家提問吧。

最難的是今晚呀,難也好呀、容易也好呀,淨土真宗的安心,最容易也是最難呀。怎麼說呢?因為自力這傢伙無法廢捨、自力的計度無法廢捨故,容易的往生被自己弄得好難好難地呀。

凡夫自力的計度相當難纏,久遠劫來一直糾纏著故,再加上用頭腦想的緣故,所以把阿彌陀佛想得跟芋蟲的凡夫一樣,在此處吃大虧的呀。凡夫是凡夫,佛是佛呀。佛的所做,凡夫哪能知道呢。佛的慈悲也是無限呀,智慧也是無限呀,無限的智慧、無限的慈悲,還有無限的力量呀。這些沒有的話,凡夫無法成佛。

相對、有限的凡夫不論怎麼思考、思惟這個,完全把阿彌陀佛想的跟人一樣。這樣的話,久遠劫來好大好大的罪怎能消滅,往生淨土成佛呢?不論從何處想、怎麼想,除了「不思議」外無話可說。「不思議呀」「不思議呀」,因此說「信心」不論怎麼想,「不思議、不思議」外沒有。認為這樣想的是信心、這樣知道的是信心的話,大錯特錯也。此故,只有仰信「唯是不思議、不思議」。佛和凡夫不一樣喲,光是這一件事,徹底地知道的話就不得了了呀。



凡夫這傢伙,明明自己是凡夫卻不知道凡夫。也就是說芋蟲,明明自己是芋蟲卻不知芋蟲呀。人類,用電腦把火箭送上太空的能力也有呀,芋蟲不知人也能製造軍艦、時鐘,是吧。芋蟲不論怎麼想,也無法知道人類的偉大吧。同理,凡夫不論怎麼想也無法知道佛的偉大。

因此,阿彌陀如來的御化身的法然上人、親鸞聖人、蓮如上人說:「即使不明白,祖師這麼說故,那就無我、捨己、忘己地順御言語吧,這樣的話能成佛喲。」

因此,佛法,想要往生淨土的話,「自己是無頭腦者呀」地想的話就行呀。用心想、用頭腦想皆妄念呀。因為是凡夫,所以看的、接觸的,阿彌陀佛的看法和凡夫的看法,看法不同呀。因此要尊貴地頂戴、慎重地頂戴聖教的御言語。這是頂戴信心的極意呀。御文章和御和讃裡面所寫的,要鄭重地吟味,要這樣想:「這很難聽到哦,萬劫也難遇的御言語喲。」

因為這樣想的人很少故,親鸞聖人亦御曰:「真實信心億劫叵獲」。




因此,信心,我也不廉售給你們,所以請你們也不要有想撿便宜的心喲。買便宜的東西沒有好貨,就像買地攤貨一樣呀。請儘量不要買便宜貨喲。身為人,身為凡夫呀,要聞佛的言語、聞依佛的御慈悲往生淨土。一言以蔽之,「聞南無阿彌陀佛,是萬劫亦難獲的事呀」。

你們若做南洋的土人的話,沒有聞南無阿彌陀佛就死是吧。不聞南無阿彌陀佛,往生極樂的法沒有呀。這樣的話,大家不去地獄不行。日本人就有這樣的「得」(德)呀,出生在日本的「得」(德)呀。解源信和尚的「應喜生為人」之御言語一看的話,應歡喜出生為日本人呀。更進一步講的話,「應慶喜汲取淨土真宗之流」呀。若非如此,成佛之法世上沒有,佛教中也沒有,更不用說世界上的宗教,既沒有成神之教,更無成佛之教。因為如此,不尊貴地頂戴不行。從尊貴地頂戴處,「信心」能得。尊貴地頂戴的當下已是信心呀。




頂戴「信心」的人是「低自己」、「尊阿彌陀佛」、「尊御言語」。如此的話,那是往生淨土之姿呀。自己想、講得天花亂墜、寫難懂的論文的不是佛法。

佛法呀,是體得「即使不識一丁的尼入道也能成佛」之道呀。講到體得,是感受「自己是芋蟲呀,阿彌陀佛是偉大、偉大的御方呀」,感受會被發起呀。那是信心,這樣的人能往生淨土。沒有這「感受」的人是聞不具足,也是《往生淨土的秘訣》的讀樣不夠呀。所以才請大家要讀呀。這就是淨土真宗呀。

淨土真宗是,「歸命無量壽如來,南無不可思議光」,或是「阿彌陀佛是偉大的御方呀」。一言以蔽之的話,「我是地獄行,阿彌陀佛是偉大的御方」是「歸命無量壽如來,南無不可思議光」呀。今天就講到這裡。



○往生淨土


一、被阿彌陀如來的誓願計度而往生。


二、依南無阿彌陀佛往生。


三、依本願力往生。


四、被彌陀誓願救助而遂往生。


五、被本願招喚的勅命,即「請就那樣地來」的「呼喚聲」呼喚而往生。



難能可貴地、感恩地、慚愧地頂戴「像我這樣罪業深重、一無是處的人,慈親不嫌棄 『拜託請就那樣地來喲』地喚著我喲。」

因為佛說「南無阿彌陀佛,請就那樣地來」,所以「謝謝您,南無阿彌陀佛…」地忘己地接受。

連三寶的名字也沒有聽到就死的人,有如沙子那麼多。得聞三寶名者,如爪上的土那麼少。而我卻能南無阿彌陀佛地被聞,這是何等的幸福呀。人生的幸福,無如此者,有生為人的價值。

南無阿彌陀佛一度聞者,往生 南無阿彌陀佛

連南無阿彌陀佛的聲音也沒有聽到,活著會如何呢

凡夫的心盡是妄念,身口意、每日每時盡造著地獄的業。愚癡、無智、無能的無用者是凡夫、是我。我從頭頂到腳趾尖為止無明煩惱充滿著,是膚淺、無知者,能成佛的地方一點也沒有,身心皆是真暗闇的闇。

「煩惱有的話,不如意的風日日吹」

這樣的人被阿彌陀佛說:「一定救汝喲」、「就那樣地救喲」、「必定救喲」、「拜託請就那樣地來」、「汝成佛的資糧,南無阿彌陀佛地成就了哦」、「別擔心喲」。依此大悲慈親的約定(誓願•本願力)歡喜,必定被往生。

52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名號實相法

首先講到「名號實相法」的人師是曇鸞大師。名號實相法和我們有什麼關係呢?講「一生造惡值弘誓」的道綽禪師,引用《觀經》「下下品」之文,說「臨終時遇善知識教念十聲無量壽佛名,因而得救。」為何僅是念佛就能得救呢?因為聞的是「名號實相法」。「實相」有功德,此成為名號的功德。 臨終的人,和一般狀態的人,心態是不一樣的。一般狀態的人心不專一,常會夾雜不急之事,有所分心(間斷)。臨終人的心態叫「無間心」、「無後心

煩惱菩提體無二

则盈: 師兄早上好!請教師兄,“煩惱菩提體無二”中的“体”該如何理解? 還有,“淨土證悟的真理,在尚是凡夫身上說明之,實是不可能”這句該做何解?感恩師兄 蒙光: 南無阿彌陀佛 “煩惱菩提體無二”,“體”作爲術語,在佛法中有多重所指,在此處指其自身、本性。體無二,即一體不二,同體一如的意思。 在佛眼所見的大宇宙的實相,萬物一體,有生命與無生命一體,物與心一體,佛與衆生一體,我們內心的煩惱與菩提覺性也

三帖和讚:唱讚與文義簡說(一)

讚,即讚歎頌揚之義,讚歎頌美之辭亦名爲“讚”。佛教中特指讚歎頌揚佛菩薩功德行儀的章句。佛典中,以偈頌讚歎佛德者居多。日本佛教傳統中,將日語(和語)書成,以“和音”唱頌佛、菩薩、祖師或教法等之讚歌稱“和讚”。其形式多以七五調,四句一章為基本,由數章至數十章連續唱頌。 《三帖和讚》,是親鸞聖人晚年,為使真宗之根本教義易知易曉、便於傳布,遂製作歌讚,包括《淨土和讚》、《高僧和讚》與《正像末和讚》三部,合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