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搜尋

信樂彰於願力

彌氏佛彰:

蒙光师啊!是不是必须要体验绝望的痛苦才能够获得弥陀救度信心呢?平时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是骄慢无比的凡夫,所以弥陀让我在逆境中体验人生之苦,这时我才知是因为我的骄慢无比,所以弥陀要在逆境中打磨我,我越是骄慢,逆境就越是痛苦,这时自己才有一点自知之明,但是逆境真的太苦了真的太苦了,苦的我都想退失信心了,虽然有弥陀同在,但总觉信心不足,那只是嘴上在说,太苦了,苦的我都快要退失信心了,苦的我都已经自暴自弃了,没办法,在公众场合,只能忍受心中苦,回到了家,觉得稍微自在了一点,又把心中的苦向家人发泄,事后后悔,我想想弥陀发泄,弥陀是我的家人,弥陀与我同在,知道我的苦,但我心中就是苦,真想找一个人倾诉,这就想到了,蒙光是你,真宗同朋,我该怎么办?

(蒙光按:體驗痛苦才能獲得信心,彌陀安排逆境打磨等等,這都是外道神教的說法,非佛法正說。)

以往听闻弥陀的救度,有欢喜时,有喜极而泣时,但真正逆境中,虽然相信弥陀与我同在,但是苦在其身,那就是苦,就是冰冷,我知道这是信心不足的表现,之前听闻的喜极而泣,也许只是一时的感动,信心还是不足吗?我一直以为有了弥陀就有了温暖,但是还是苦啊???

凡夫没有信心,这都是嘴上说的理,真正体验到的只有苦。但是苦真的太苦了,苦的想退失

只有孤独寂寞冷,没有其他的了,没有其他的了



弥陀,我该怎么办?

有时真的是苦的不想活了!

在只有孤独寂寞冷的世界里,是我业障深重的显影,不相信自己业障深重,那么在自己的这个世界中看看无尽的冰冷和痛苦,没有一丝一毫的温暖,这都是自己业障深重的显现,一点希望都没有,也许只有孤独的死去,也不会有几个人去真正的怜惜,我的路又在哪里呢?我的路又在哪里呢?

弥陀,怎么还不来救我?弥陀已经来救我了吗?可是我真的没有感觉到温暖,也许曾经有对弥陀的激动和泪水,但是心中黑暗却更多,光明看不到了,又变得寒冷,弥陀你在哪儿?

我以前一直以为有弥陀守护,慢慢会变得成功和顺利一些,但是逆境更多,是我的傲慢心还很重吗?是弥陀在逆境中教我,但是我真的快要坚持不住了!


蓮如上人像


蒙光:

世間本來就是苦。我們說信佛,只是想逃避苦的藉口而已。我們根本不在乎佛是什麽,真正在乎的,是自己的欲望。

彌氏佛彰:

是这样的,就是这样的,蒙光师您一语道破啊

但是我现在看来,我还真就是这样的人,不承认也不行了

就是在逃避,我现在就是在躲在逃

说惭愧,我都觉得是玷污了这两个字



蒙光:

佛法是立足於實相。

法界的實相是什麽?滿足自己欲望的才是實相嗎?那其實是欲界輪回的動力。

生命的實相是什麽?苦中苦而能堪忍的才是人間,得人身已是莫大之慶,得人身遇佛法,是慶中之慶。

但沒有如實聽聞佛法的人,卻根本沒有把得人身的可貴當一回事。

捫心自問,如果我們有欲界天,不,哪怕是福德鬼神的一些福報,我們是不是就願意出讓人身聞法的利益?我們爲什麽有時想拜鬼神呢?不就是這樣的醜陋的內心嗎?

蒙光:

您以前聽到的因爲是順從了自己的想法,所以覺得阿彌陀佛溫暖。而一旦自己的欲望不得滿足,就會質疑彌陀是否真實,爲什麽不來護我?這是“水火二河”的順逆境,是人間的顛倒相,根本不在白道上。

守護的意義是什麽?都被一般欲界的魔子魔孫說錯了。



彌氏佛彰:

是的,您知我的内心,是的是的是的

蒙光:

釋尊不屑於王宮富貴,得人身各種福報,也不滿足,而必定要追求到的是什麽?

如果學佛的人,沒有與佛同此心,同此願,所謂往生淨土,都是不靠譜的。

彌氏佛彰:

肮脏只有肮脏,只为满足自己的肮脏,真是自作孽,自作孽呀

彌氏佛彰:

以前以为自己能与佛同心,假的都是假的,一直都在围绕自己这颗肮脏的心在打转



蒙光:

淨土門與聖道門的區別,只是路徑的區別,對機的區別,所證的境界是同樣的。無欲無私,無我無心的清淨智慧和慈悲,才是一切衆生能依的功德寶海。有欲染心的人,即使到了淨土,也只會繼續輪回。

彌氏佛彰:

我下来该怎么走呢?

总觉得现在一直努力都是在围绕自己这颗肮脏的心在打转


東照

蓮如上人手書


蒙光:

同朋能有這樣的反省,就把自己以前的想法先丟開,真正重新去聽聞:何謂佛,何謂凡夫。依止清淨法脈,才能知道佛對凡夫的心願,救度的真實之道。

彌氏佛彰:

以前学的都是理,都是嘴上的理,心里没有半分

蒙光:

放眼看去,學佛的有幾人呢?不過都在利用佛法而已。

佛樂意被衆生所利用,但衆生如果只在利用,終究會讓佛流下悲憫之淚。只圖自利的心,是我執的結塊,罪業的淵藪,輪回的主人。

死到臨頭時,才知道自己追求的東西,沒有一樣真實。唯有煩惱罪業猛火熾燃而已!此時,才後悔平生錯用心。



彌氏佛彰:

蒙光师,您真懂我,我一直就是那个一直在利用佛法的人,弥陀是流着泪,看我在逆境中自己在那里转来转去

蒙光:

我並不是置身事外的人。我也是同樣。只是幸運地被老師戳破了自我的肥皂泡,知道自己連佛法的一撇都還沒有。

彌氏佛彰:

蒙光师,我愿当下皈依净土真宗

蒙光:

學佛的路上,要經歷過很多次這樣被剝皮、被歸零,重新開始的經驗,才能真正做個無所得的零分的凡夫。

真正的零分,是很安心的。因爲有阿彌陀佛的一百分。



彌氏佛彰:

这也许是我最后一条路了

蒙光:

一切凡夫要解脫,都只有真宗這條路。不信的人,輪回的路還很長,很多。

彌氏佛彰:

我愿从头开始,从零开始,重新去感受弥陀的心



蒙光:

您以前聽聞的講法,請丟開。因爲我都了解過,可以和您保證,這些都不是真宗的正道,只是凡夫想象的産物。

因此能遇到如來本願的真實教法,是如來攝取不捨的恩德所致。不是人情的力量。

彌氏佛彰:

之前听您在本典拜读中的讲法,说我们能遇到净土真宗都不是一世两世,而是多生多世修来的,但是都没有得到解脱,您直到遇见了瑞默老师,方得解脱,我真的不想此生再白白错过了,现在都苦的不行,以后都不敢想象了,这样子一遍又一遍的苦



蒙光:

世間虛假,唯佛是真。唯有佛說可信可憑。此外,是阿彌陀佛以來,釋尊的教說,三國七祖的傳承,親鸞聖人的本典,蓮師的教語,直到瑞劔老師、瑞默老師的講法。這是毫無染汙的清淨法流。

彌氏佛彰:

丢开放下,把以前的学的教理教法统统抛开,我从此以后只认净土真宗

我愿顶礼蒙光师,为我净土真宗的依止老师



蒙光:

那從現在開始,就以瑞默老師的開示爲日常學習的資糧。這是與我們最切近、契機的教導。將手頭的法雷叢書通讀一遍,有感動的書,可以反覆拜讀。設定功課,如每日誦讀本典。能將《教行信證》好好讀過一百部是最好了。

又,老師非常提倡拜抄法語,可以公號的文章和法雷叢書,爲抄寫的對象。

彌氏佛彰:

好,弟子一定依教奉行



蒙光:

我只是身份上有僧侶之名,德學皆不敢稱師,願與同朋共同學習頂戴師教,同以瑞默恩師爲依止。您有任何問題都可以提出交流。我會盡己所能効力。

願彰:

感恩瑞默老师,感恩蒙光师,你们将是我此生解脱的全因缘



蒙光:

南無阿彌陀佛

您的網名,是自己取的,還是原來給的?

彌氏佛彰:

我还没有真正的法名,这个名字是自己取的

可否求蒙光师,赐我真宗法名?

蒙光:

南無阿彌陀佛


凡夫不必用佛字,易致不敬之過,但應有憶佛之心。彰字很好,就叫“願彰”。


本典云:“到彼華台聞妙法,十地願行自然彰。”又云:“信樂彰於願力,妙果顯於安養”,即取此意。


我們的生命,得本願力的攝取守護,而彰顯其功德。功德的來源在佛的本願力,以聞法爲生命的人,活於願力的守護中,活於恩海無量中,從他的身口意三業,能流露出佛法的光明。本願功德徹底圓滿的彰顯,是到往生淨土安養界之時,此謂“願彰”。


勿忘:如來慈親的本願力,是我們的本命元辰。


蒙光 合掌

願彰:

南无阿弥陀佛

願彰 合掌[合十]



蒙光:

原文在本典化土卷末:


“鈔眞宗詮,摭淨土要。唯念佛恩深,不恥人倫嘲。若見聞斯書者,信順為因,疑謗為緣,信樂彰於願力,妙果顯於安養矣。”


“信樂彰於願力,妙果顯於安養”這一句中,“信樂”即信心,“願力”即大行。“妙果”即真實證。“信樂”非凡夫所起之心,是如來願力之回向。依此回向之行信,得證安養報土真身,此真宗之信行證,他力之真實教也。



願彰:

靠如来愿力这个根,安养于真身土中,不在这个肮脏的世界中打转,向佛愿力靠拢[合十]

願彰:

一定依师之教,明日我就将电子版的真宗叢书,打印下来

願彰:

先从本典,发心读诵百部,每日都拜抄法语,读诵本典,完全按照真宗课诵本,把原来的一切都统统扔掉,从零开始

蒙光:

很好,要下這樣的決心。更難得的,是日日相續的憶念。

願彰:

向佛而生,日日不敢忘

蒙光:

南無阿彌陀佛

願彰:

南无阿弥陀佛

願彰 合掌



願彰:

净土真宗是最真实之教,不假方便,就因为他真实,所以是我们在娑婆世界里最后的希望,也是我们唯一的希望,昨日幸得蒙光老师开示,犹如光明之绳救我于悬崖之边,只有体验真实,听闻真实,才能获得真实之利。自己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垢障烦恼的凡夫,从内至外,从始至终,从来就不曾改变过,以前以为听闻接受了弥陀的救度,自己就改变了,没有,从来一点都没变,以为自己接受了弥陀的救度,仿佛就洗掉了尘垢,变的清净光明了,好像不再是凡夫了,一旦遇到自己内心最深处的无明暗,之前的一切都会不复存在,以为的光明顷刻间就只有真暗闇。

在弥陀的救度中,哪里有我啊,无明暗室被光明所破,只见弥陀光明,之前所谓我得了信心,我得了救度,我得了光明,不!!只有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就像蒙光老师昨天的开示,我们是零分,因为弥陀是一百分,真安心啊!

连说一声惭愧都不是真心的我,却还一直在利用佛,弥陀一直在流泪,如果不是遇到净土真宗,遇到瑞默老师,蒙光老师的开示,遇到这唯一的真实,那么我最终又会漂流到哪里呢?临终之时的黑暗,地狱火车的来临,不害怕吗??

庆幸此生遇净土真宗,遇法雷轍,这唯一的真实,我们最后的希望,从零开始,千万不能再错过了。南无阿弥陀佛



蒙光:

真宗的“真”,是在佛方成就、回向給衆生的才是真實。因此救度的力量,來自佛“自利利他二圓滿”的成就。是從佛果證的世界,發出救度的功德力,以法藏菩薩發起本願的方便,向衆生示現,所謂願以成力,力以就願,所以是完全、純粹的他力。


他力者,如來的本願力也。說“信心”,是不得已。但是凡夫有我執故,一說“信心”,就執爲我所有之物,將信心的概念物化,當成自己的資格、標凖、感受、程度,這都是在自力的範疇的造作,是我執未破的證明。


真實的信心,是無我的。所以,沒有“我的信心”可說,可執。唯有“如來好慈悲、好尊貴”的慚愧和感動而已。


且佛法的境界,是靜默而深遠的,與佛心相應,自然有安然從容,靜默而堅實的態度。這在旁人看來,即是自信。所以真宗的信者,從他力信而有大自信,然而並不自居己能,唯是慚愧感恩,謙卑歡喜地頂戴被賜予念佛的人生。


國內很多錯解真宗他力信的人,將“信心”當成自己的境界,自己“有信心”,念佛就獲得了與衆不同的資格,所以越是自以爲“信心決定”,越是表現得狂躁自大,我執堅固,這是入了魔道。




我在2005年遇老師前,也是被大陸、台灣一些同朋推爲“信心決定”、“辯才無礙”的。自己也頗爲自得,目中無人,因爲眼見的蓮友,最多與自己平起平坐,相互之間都是在比較、炫耀自己“信心決定”的“體驗”,以自意解佛法。


但是很奇怪的,雖然自己頗爲自信,卻總有某種不安,既不篤定,也不安然、從容。再看被同樣稱爲“信心決定”的蓮友,和他人說起自己的領受,往往很激動、狂熱,內心深處,覺得哪裏不對。前不久在網上遇到過去的蓮友,還在賣弄著十幾年前寫的心得,仍然是一樣的自大、狂躁,毫無變化。




我是在遇到老師後,才發現自己對“信心”的領解和感受,完全錯了。老師的教法,老師的人格,與原來華人流行的所謂“本願”之教,完全不是一個層次,用天淵之別不足以形容。經過一段時間的反覆自驗、觀察、思惟,徹底認輸,將原來的想法、感受、和好不容易積累起來的諸多資料,都擱置一邊,以恩師的人格爲指南,以師教的吟味爲飲食,直到今天,才真正能體會到,佛法果然是佛法的篤定。@願彰

願彰:

多谢蒙光老师,感恩顶礼瑞默恩师[合十]南无阿弥陀佛

願彰:

世间救命之恩最为重,都不是一句感谢所能表达的,而瑞默恩师的教法,救的是我们的法身慧命,感恩顶戴瑞默恩师,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9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名號實相法

首先講到「名號實相法」的人師是曇鸞大師。名號實相法和我們有什麼關係呢?講「一生造惡值弘誓」的道綽禪師,引用《觀經》「下下品」之文,說「臨終時遇善知識教念十聲無量壽佛名,因而得救。」為何僅是念佛就能得救呢?因為聞的是「名號實相法」。「實相」有功德,此成為名號的功德。 臨終的人,和一般狀態的人,心態是不一樣的。一般狀態的人心不專一,常會夾雜不急之事,有所分心(間斷)。臨終人的心態叫「無間心」、「無後心

煩惱菩提體無二

则盈: 師兄早上好!請教師兄,“煩惱菩提體無二”中的“体”該如何理解? 還有,“淨土證悟的真理,在尚是凡夫身上說明之,實是不可能”這句該做何解?感恩師兄 蒙光: 南無阿彌陀佛 “煩惱菩提體無二”,“體”作爲術語,在佛法中有多重所指,在此處指其自身、本性。體無二,即一體不二,同體一如的意思。 在佛眼所見的大宇宙的實相,萬物一體,有生命與無生命一體,物與心一體,佛與衆生一體,我們內心的煩惱與菩提覺性也

三帖和讚:唱讚與文義簡說(一)

讚,即讚歎頌揚之義,讚歎頌美之辭亦名爲“讚”。佛教中特指讚歎頌揚佛菩薩功德行儀的章句。佛典中,以偈頌讚歎佛德者居多。日本佛教傳統中,將日語(和語)書成,以“和音”唱頌佛、菩薩、祖師或教法等之讚歌稱“和讚”。其形式多以七五調,四句一章為基本,由數章至數十章連續唱頌。 《三帖和讚》,是親鸞聖人晚年,為使真宗之根本教義易知易曉、便於傳布,遂製作歌讚,包括《淨土和讚》、《高僧和讚》與《正像末和讚》三部,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