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搜尋

南無阿彌陀佛地往生

一 信心十難


蒙光:

聞佛的教法很難,遇善知識(良師)亦是難,信本願名號更是難中之難。信心之所以難,在於:

⑴、以為是自己在聞佛法,自己在信佛法,自己在念佛。老是把自己排第一,所以很難。

⑵、無我地信佛教·佛語·佛願,很難。

⑶、超越善惡地仰信如來本願名號的功德力,很難。

⑷、舍掉「要做點什麼才能往生」的自力心,很難。

⑸、舍掉「我懂了、我可以了」的心,很難。

⑹、得良師、善法友,很難。

⑺、得人身,出生到有佛法的國度,入佛法的家庭,很難。

⑻、舍去「要獲信,視信心為車票」的心,很難。

⑼、不離聖教,喜歡讀聖教(佛書),很難。

⑽、由信心中弘揚佛法,踏出教人信的一步,很難。 


——瑞劔老師所列的這信心十難,同朋們一起來反觀自照,占了幾樣?


则盈:

我十条全中枪了


蒙光:

不怕,反而更安心。因爲能說中我們病的醫生,才真能治我們的病,不是嗎?


歸真:

老师法语好安心! 


郑丽钦洼则盈:

 感恩师兄惠賜安心




二 南無阿彌陀佛地信憑,南無阿彌陀佛地往生


蒙光:

聽聞佛法,有「我懂了」的人,都還在「知解分別」的範圍內,那還不是「真實信心」。「圓解證入」的真實信心,乃領受了「南無阿彌陀佛地(「と」)」。


若有得聞彌陀名,

人皆 南無阿彌陀佛地 信憑」(《御文章》四·十三)


這裏用「南無阿彌陀佛地信憑」,而非用「信憑南無阿彌陀佛」。「地」之一字值萬金。


(校注:此處「地」字,對應日文的「と」,中文舊譯作「是」,不易明其義。此處校改作「地」,意爲「如實地」,信心是被動的,是「南無阿彌陀佛」徹到凡夫心,感動同化凡心所顯現的心態,是「如南無阿彌陀佛地信南無阿彌陀佛」,不是從行者方主動發起的心念。「南無阿彌陀佛地信憑」,也可以譯作「如南無阿彌陀佛」地信憑。)


——校訂瑞劔老師這段法語,我渾身解數都用在括號裏的“校注”了。大家可以看得懂吧!法語原譯中的“地”字,原皆譯作“是”字。如作“是南無阿彌陀佛”;“人人自會 是南無阿彌陀佛”。




蒙光:

南無阿彌陀佛

剛纔覺心師給我留言,說看到我在群上發的法語,“南無阿彌陀佛地信憑”,讓她深有感觸。

幾年前覺心師住在靈台山,晚上聽老師講法的錄音,聽到老師說“南無阿彌陀佛と!”,“南無阿彌陀佛地信憑”,“南無阿彌陀佛地往生”,這個“地”(と),老師很有力地用日文說“と!”,“南無阿彌陀佛と!”,說了很多次,在覺心師的心裏刻下了很深的印迹。

第二天早晨四點多起來做早課,這個“地”(と)不知何時就在心裏、在腦中冒出,回蕩。進到大殿,拜見到阿彌陀佛的尊容,眼淚不知爲何就流下來。心中一直在回響著老師的“南無阿彌陀佛と!”做早課一個多小時,眼淚一直在流,沒有停過。這個”と!“的力量,對覺心師來說,很深很深。這個“地”(と!),就是一種力量的運作,這個力量推著自己。用文字來形容,只能說是“任憑”,這個力量完全不是自己的,自己一點力量也沒有,只有阿彌陀佛,只是被阿彌陀佛的力量推著。

前年去日本,拜訪久雄老師,久雄老師說去見了一位將要往生的同朋,和他就說一句“南無阿彌陀佛地往生”,沒有講太多,反覆只說了這一句。

這個“地”,根本就是阿彌陀佛的力量,不是自己能夠插手的。是如來的召喚、也是如來在推動,叫我走就走,讓我站就站,自己沒有力量,也不知該如何,全都是如來在運作,凡夫的自己,只有任憑而已。

所有的感受,在自己心裏,都化作一樣,那就是如來的慈悲。

這是覺心師在看到這段法語時,想起在靈台山聽到老師開示的感動和因緣。

南無阿彌陀佛 南無阿彌陀佛

7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名號實相法

首先講到「名號實相法」的人師是曇鸞大師。名號實相法和我們有什麼關係呢?講「一生造惡值弘誓」的道綽禪師,引用《觀經》「下下品」之文,說「臨終時遇善知識教念十聲無量壽佛名,因而得救。」為何僅是念佛就能得救呢?因為聞的是「名號實相法」。「實相」有功德,此成為名號的功德。 臨終的人,和一般狀態的人,心態是不一樣的。一般狀態的人心不專一,常會夾雜不急之事,有所分心(間斷)。臨終人的心態叫「無間心」、「無後心

煩惱菩提體無二

则盈: 師兄早上好!請教師兄,“煩惱菩提體無二”中的“体”該如何理解? 還有,“淨土證悟的真理,在尚是凡夫身上說明之,實是不可能”這句該做何解?感恩師兄 蒙光: 南無阿彌陀佛 “煩惱菩提體無二”,“體”作爲術語,在佛法中有多重所指,在此處指其自身、本性。體無二,即一體不二,同體一如的意思。 在佛眼所見的大宇宙的實相,萬物一體,有生命與無生命一體,物與心一體,佛與衆生一體,我們內心的煩惱與菩提覺性也

三帖和讚:唱讚與文義簡說(一)

讚,即讚歎頌揚之義,讚歎頌美之辭亦名爲“讚”。佛教中特指讚歎頌揚佛菩薩功德行儀的章句。佛典中,以偈頌讚歎佛德者居多。日本佛教傳統中,將日語(和語)書成,以“和音”唱頌佛、菩薩、祖師或教法等之讚歌稱“和讚”。其形式多以七五調,四句一章為基本,由數章至數十章連續唱頌。 《三帖和讚》,是親鸞聖人晚年,為使真宗之根本教義易知易曉、便於傳布,遂製作歌讚,包括《淨土和讚》、《高僧和讚》與《正像末和讚》三部,合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