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搜尋

同朋自述丨在此遣彼唤中前行


蒙 光

我对佛教的信仰,是在追求人生意义的解答中逐渐树立起来的。遇到真宗教法之前,我得不到满足;遇到真宗教法之后,我才知道,真实的宗教,值得我们以有限的生命,尽一生的努力去学习、去弘扬。


2000年6月,我结束了十年的大学生涯,如愿以偿,获得了博士学位。当时,并没有大功告成的轻松和成就感,却感到前所未有的迷惘。


从上大学以来,我在求学路上走了十年,所学到的知识,既不能解答我面对人生的困惑,也无法充实内心深处的空虚。


多年来在知识界的见闻,让我深深地感到,知识的成就,并不代表人格的成就,更不能带来人生的幸福。


为了从这一困惑中挣脱出来,我开始在信仰中寻求归宿。当年十月,我正式皈依佛教,成为一名佛教徒。我意识到,信仰不单单是深入研讨的教理,也是以生命去实践的现实。


从那时起,我开始自觉以佛教徒的身份来要求自己。除工作之外,几乎是全身心致力于经教的研习和实践。在遇到问题不得其解时,我借助已有的佛教经书和音像资料自学及同修道友的帮助,暗中摸索。


“暗飞萤自照”的求学过程,固然有苦思冥想之后豁然开朗的欢喜,也不自觉地滋长着以观念、知识强化的自我。


通过一段时间的思惟和实践,我发现,如果说像我这样的人还有一条出离生死之道的话,那就是净土法门。


但进入净土法门之后,越是深入学习,越是疑惑丛生,内心生起很多问题:往生的标准是什么?信仰和现实生活的关系如何摆正?


越是努力,越发现自以为在努力实践善法,却处处流露出憍慢之心,连自身都能觉察到的染污的心行,拿什么回向清净的佛道?


如果孝道、十善业道做不圆满,凭什么资格往生?……身边既无善知识的引导,也缺少能够与之切磋交流的同行,这些问题无从质询,就一直都潜藏在心里,无法安心。


2001年开始,通过网络学习各种净土流派的教义,自己思考的角度较从前有很大的调整,视野大为开放,心灵空间拓展出前所未有的维度。


我欣喜不已,抓住机会四处求教,积极请法。庆幸的是得到来自台湾、新加坡等一些热心莲友的帮助和指点,接触到本愿的教法。


偶然的机会,在论坛上拜读到释瑞觉法师翻译的瑞剑老师的“法雷法语”片断。瑞剑老师的法语,将如来的大慈悲,法界的真理,以平易的日常语言娓娓道出,毫不做作。


看似信手拈来,却字字灌注著作者的生命、热情,处处流露出作者所体证的真实功德,有重逾千钧之力。从法的领解,到表白的形式,瑞剑老师的法语都令我耳目一新。


我直觉这些文字是从极为深邃的人格境界自然流出的。在我当时所接触的本愿教法中,瑞剑老师的法语可谓别开生面。


我再三拜读,内心充满了难以言喻的感动和向往。可惜当时机缘未成熟,所得到的材料极为有限,不能一探其究竟。从那时起,就盼望着能接触到正统的真宗法脉。


一次,海外一位真宗莲友给我邮寄资料,其中有一本中文的《净土真宗课诵本》。我在版权页上看到香港法雷会的地址,就托一位去香港办事的朋友帮我寻访。


令我喜出望外的是,这位朋友居然与香港法雷会联系上了!通过引介,我有幸与香港法雷会的净觉法师建立了联系。并将数年来我在网上发表的一些心得呈交给净觉法师,请他指教。


同为亲鸾圣人教义的追随者,法上的亲缘缩短了法师与我在空间和年龄、资历上的距离,也引出了真宗教法流布和个人修学的大因缘。


2005年8月,得到当时福建省龙岩市上杭县西普陀道场住持果宁法师的支持,我们邀请净觉法师到西普陀参加法会。


数十位在福州与我共同学习真宗的同行莲友,从福州市赶到龙岩上杭,向净觉法师请法。


前后三天,各位同行围绕在净觉法师身边,就个人在信仰追求中所遇到的,从法义到生活中的种种困惑,咨请决疑。


承蒙住持果宁法师的慈悲安排,隆重迎请净觉法师上座开讲净土真宗的历史传承。这在大陆佛教界,是前所未有的盛事。


在大陆佛教界,有不少人对净土真宗怀有无端的敌意。其根源,既有来自民族历史的怨结,也有源自教内以出家持戒为本的传统对所谓“肉食妻带”、“破戒”的敏感。


因此,身为亲鸾圣人教法的追随者,数年来,我亲身经历过许多无端的诽谤攻击。


而这一次,能够突破偏见和敌意的氛围,在正式的法会上迎请本愿寺得度的法师上座开讲真宗传承。


事后我对净觉法师表达了个人的感想:这是历史性的一页,这一页,将是真宗教法在大陆弘扬的开端。这一次,我真真确确感受到大悲慈父阿弥陀佛不可思议的引导摄受。


以一个不可思议为开端,接下来就有种种不可思议,让我彻底臣服于浩荡广大的佛恩,唯有合掌,感恩赞叹,南无阿弥陀佛。


西普陀法会之后,承香港法雷会同朋的慈悲,我得以赴港亲闻真宗法雷辙传人,野濑瑞默老师的法座。


瑞默老师听说有来自大陆的求法者,不顾八十三岁的高龄,特地从日本来到香港,为我开示真宗的真实教义。


2005年12月1日至3日,我得以拜见老师的慈容。与老师前后短短三日的会晤,我收获的不仅仅只是理念的导正而已。


可以说,这是此生三十余年来最大的心灵震撼!见到老师,我才真正明白了瑞剑老师所说:“佛法是人格的传递”的真实义。与老师这样的佛法人格者面对面,才真正感受到佛法的力量。


我几乎不能相信:亲耳听到的真实说法,竟是善知识用人间的声音为我传达!在老师所开显的法的世界中,真理如皎日当空,当下显现,无处不照。


而我在此以前所积累起来的所有关于真宗、佛法的观念,有如春日化冻的冰层,春风拂过之后,原先看似坚实的基础,竟一一消融,留不下半点痕迹。


我一直是个傲慢的人,学佛之后,佛法的言教都成为憍慢的资本但这一次,在老师面前,我输得丢盔弃甲,一败涂地。但是,我心服口服,心甘情愿。12月3日,我向老师求授三皈依,拜在老师门下,老师赐法名“蒙光”。


圣人在《正信偈》、《和赞》中有“一切群生蒙光照”,“蒙光触者离有无”,“三途黑暗蒙光启”的赞叹;


当我回顾从进入佛法,到得遇真实教法,遇到明师的历程,内心充满蒙受如来光明功德摄取的感恩和欢喜,唯有无言赞叹。


我内心发愿要依止老师,尽形寿研习真宗教法。为了今后有更多的闻法机会,能更好地亲近善知识,我加入香港法雷会,成为法雷会会员。


香港闻法之后,我回到福州,通过网络向老师请教,也不断得到老师的点拨乃至棒喝。自己在佛法上回到起点,一切从零开始。渐渐的,我开始领悟到:原来功德的源头是本愿力的成就。


称念名号,诵读圣教的当下。“南无阿弥陀佛”就在我们的六根门头自在出入,于不知不觉中惠我们以真实之利,“护佛种性,常使不绝”。


在各自的生死场中,只要我们不放弃追求,即使再如何地不安,仍然仰望弥陀,总会有一个时候光明彻入身心,无眼无耳的我们也能够依佛力得见佛的慈颜,闻到以大音声宣布、响流十方的名号。


这时我们才会真正领悟到佛“为我一人”的亲切,知道我们都是在大光明藏、大信心海中,搅动着自我烦恼泡沫的可怜悯者,由是而有大惭愧、大庆喜。这就是真实的信仰给予我们的真实人生。


同时,我忍不住想要将自己内心的感动与许多还无缘接触到真宗教义的广大同行分享。这一发自内心的感动,得到了老师慈悲的响应,于是有了2006年7月至8月间,在福建省三明市清流县灵台山圆通寺的法缘。


西普陀之会后,此次在灵台山的法缘,恰好时隔一年;而法缘之殊胜希有,则大大超越从前,超出了想象。


最不可思议的是,这是中国大陆在开放后,第一次正式请瑞默老师这样的真宗善知识,在寺院道场宣讲弥陀本愿。此次缘起,是灵台山圆通寺举行念佛道场开光典礼。


在香港法雷会各位师长同朋的大力支持下,得以成为现实。尤其是香港法雷会觉心法师,自始至终对各种事务的耐心处理,对所遇到的一些状况的及时点拨,和对老师身体的细心照顾,此次的法座才得以圆满。


这一次法座,三十余位福州同朋,搭乘九个小时长途汽车,就是为了能够来道场亲耳听闻善知识说法。


同行求法之热忱,也给来自日本、台湾、香港的同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是,凡夫其实是没有求法的真实心的。


正如老师在座谈中犀利地指出:虽然表面上看,我们从很远的地方赶来听闻佛法,内在仍然是一颗不想学佛的懈怠堕落之心,没有丝毫念死求法的诚意。


凡夫不能看到真实的自己,唯有通过佛法,在真理光明之下,自我的黑暗才会显现出来


佛法的世界,真理的世界广大无边,超越我们的思惟想象。如果我们的小生命没有遇到无量寿、无量光的大生命,没有遇到佛法的真理,我们的内心就无法得到真正的满足。


在这个世界上,指导我们离苦得乐,走上解脱之道的,只有佛陀的教法;令我们这样的罪恶凡夫不断烦恼得涅盘的,唯有亲鸾圣人开辟的无碍一道。


此次法会后,福州同朋的修学开始步入一个新的阶段。有指导亲教师,有每周固定的共修会,有了课诵本和教典,也有越来越多渴慕慈悲教法的向道同朋。


闻法永无止境,一次的闻法,需要终身去吟味领受。每次都有新的感动。以前在书上看到稻垣瑞剑老师说:“佛法不论闻多少,总是未闻前之婴。”


以为是说我们必须有这样的心态来闻法。现在透过自身的体验才知道,原来是佛法生生不息的力量,让凡夫的生命不断更新,不断成长,不断蜕变而找到新的起点!


在永恒的慈亲面前,我们恒为无知无识的婴儿,一切都来自法的回施。亲鸾圣人说:凡所施,为趣求。唯有如来开显和施予的无量光寿的境界,才是我们真正要寻求的大生命。


从本典和师教中顶戴到这句话的真义,再回顾走过的道路,才发现:一直以为是自己有善根、有智慧,能够寻求真实,其实是被真实的声音此遣彼唤地呼唤着,被巨大无比的力量吸引、摄受、护念着,才有前行的力量和勇气。


一路走来,虽脚步蹒跚,却不曾从白道上掉落。这都是不思议的佛恩·师恩在加被。烦恼障眼虽不能见,大悲无倦常照我身。蒙此大悲光明的照育,唯有低头惭愧,不得不于法上精进,念道而行以报佛祖深恩。


至二〇一一年老师往生前,老师每年都会到大陆讲法,弘法的足迹,已跨越中国大陆南北方,遍及香港、台湾。


在善导大师之后,老师将弥陀弘愿的教法,重新带回大陆,使法雷辙的学说,在大陆生根发芽,惠及众生。


老师的肉身如今虽已在娑婆隐没,但老师亲手点燃的法灯,我们大陆的弟子,仍在守护相续,愿秉承恩师的遗志,以忆念师恩之心,继续践行恩师自利利他的大愿。


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阿弥陀佛


蒙光合掌

1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名號實相法

首先講到「名號實相法」的人師是曇鸞大師。名號實相法和我們有什麼關係呢?講「一生造惡值弘誓」的道綽禪師,引用《觀經》「下下品」之文,說「臨終時遇善知識教念十聲無量壽佛名,因而得救。」為何僅是念佛就能得救呢?因為聞的是「名號實相法」。「實相」有功德,此成為名號的功德。 臨終的人,和一般狀態的人,心態是不一樣的。一般狀態的人心不專一,常會夾雜不急之事,有所分心(間斷)。臨終人的心態叫「無間心」、「無後心

煩惱菩提體無二

则盈: 師兄早上好!請教師兄,“煩惱菩提體無二”中的“体”該如何理解? 還有,“淨土證悟的真理,在尚是凡夫身上說明之,實是不可能”這句該做何解?感恩師兄 蒙光: 南無阿彌陀佛 “煩惱菩提體無二”,“體”作爲術語,在佛法中有多重所指,在此處指其自身、本性。體無二,即一體不二,同體一如的意思。 在佛眼所見的大宇宙的實相,萬物一體,有生命與無生命一體,物與心一體,佛與衆生一體,我們內心的煩惱與菩提覺性也

三帖和讚:唱讚與文義簡說(一)

讚,即讚歎頌揚之義,讚歎頌美之辭亦名爲“讚”。佛教中特指讚歎頌揚佛菩薩功德行儀的章句。佛典中,以偈頌讚歎佛德者居多。日本佛教傳統中,將日語(和語)書成,以“和音”唱頌佛、菩薩、祖師或教法等之讚歌稱“和讚”。其形式多以七五調,四句一章為基本,由數章至數十章連續唱頌。 《三帖和讚》,是親鸞聖人晚年,為使真宗之根本教義易知易曉、便於傳布,遂製作歌讚,包括《淨土和讚》、《高僧和讚》與《正像末和讚》三部,合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