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搜尋
  • 作家相片HK Horai

活生生的聖言

光按:以下數則,是二〇〇五年遇恩師後的一二年間,將自己與同朋的一些常見問題陸續向老師提出,得到的指示。恩師教語,雖涓滴亦含大海,片鱗可見全身,可謂不遺餘力。不論讀過多少次,每次拜讀,仍覺字字光明,法味無窮。如此甘露妙法,後世有心求道者,自能從中得益。思此,預爲之慶。

南無阿彌陀佛 南無阿彌陀佛


(一)


老師給汝的回答是:學浄土真宗最重要的是、有否遇到活生生的親鸞聖人的聖言?在何處値遇真善知識?以親鸞聖人的択法眼為眼時、首先當知聞其名號的場所在何處?獲得十八願的場所在何處?


老師非常感慨的言、許多人習真宗、都自以為比親鸞聖人還高明、濫用凡夫的知解欲詮釈真宗、因此縦學一萬年亦無益。身為真宗的門人、依親鸞聖人的見解拝読経文是非常重要的事、聖人対凡夫的起心動念、瞭若指掌。聖人說:我等連自身的罪悪有多深也不知、連如來的恩徳有多高亦不識。此実是我等的面目。発覚我等凡夫所沒注意之處、是親鸞聖人偉大之處、亦是其存在的可貴之處。



依止老師満八年了、此間我深深発現到、真宗和其他教法最大不同的是、真宗的典籍不是有學問就看得的。起初我也是看不明白法雷月刊、透過聞法、方才生起法悅、方能読得法雷的書籍、也才能頂戴聖人的聖教。蓮如上人的御文章、一直到這個元旦、我始能拝読之、在這之前我一直無法読之。所以並非程度不足才難解《玄義》一書。在臺灣有位同朋雖中學卒業、聞老師說法六年後、方才読得《玄義》的內容。可見聞的力量有多大。


瑞覚合掌




(二)


**同朋道鑑:老師真是位大徳、某日、我端早茶去給老師、老師即告訴我説:「整個晩上都在夢中同法然上人、親鸞聖人、及瑞劎老師學《六要抄》。瑞劎老師還問我説、六要抄明白了否?」老師常在夢中依止瑞劎老師學習、最近是學六要抄、元旦時則是學善導大師的六字釈。


読了來信後、不由得想起、我剛從日本京都的佛教大學(浄土宗創的大學)仏教學部畢業、転入竜谷大學(浄土真宗的大學)真宗學的碩士班時、曾有過一個心態:真宗的聖教都是漢文、我肯定比日本人能読漢文。後來我発現到、這個心態完全錯誤、因為聖教不是用凡夫的知見可読得的。事実証明、単是善導大師的二種深信的「深信自身現是罪悪生死凡夫、無始以來、常沒常流転、無有出離之縁」一文、我即用了一年的時間、方才體會到其中文意、依止老師第八年、我方才深深地品味到何謂「罪悪生死凡夫」、所有的煩悩心結也才得完全被解開。這給了我非常大的震撼與感動。也更深刻的感受到依止善智識、持続地聞法的重要與可貴。因此、在此之前、我所認為対的事、不完全是対、別人的非亦不完全是非。也深深的感受到凡夫知見的可怖、知見譲自己越迷越深。唯有佛的光明、方能真正地照破我等凡夫的無明。聞法是人格與人格的接觸、依止人師聴聞佛法是無上可貴的事、所以要把握機會聴聞佛法。




現在我正著手整理的瑞劎老師的講演録是金剛経、內容非常精彩、読之、令人慙愧、同時也令人不由得讃嘆浄土真宗的妙、瑞劎老師的學徳信令人心服口服、瑞黙老師的學徳信令人口服心服、其他尚有瑞劎老師口授的臨済録、毒語心経等、非常想與汝分享、惜汝不知日文、我又分身乏術地無法馬上訳出。総之、先將老師的筆録(瑞劎老師的講演語録)整理出來、再伺機訳出。若汝許可、要學日文。


瑞覚合掌。




(三)


老師説**還年軽、能多學就多學、読《六要鈔》很好。又、人很容易掉入知見的坑洞裏面而不自覚。老師的長兄、頭脳好、喜歓研鑽難解的佛書、因此、瑞劎老師開講的研究會就出席、但是対一般大衆所作的開示就不來聴。所以瑞劎老師嘗対老師説過、這様的態度很危険、是地獄必定。



老師説、自己年軽時好読佛書、従小也被祖母帯到寺院聞法、因此記得了很多的道理、法語。但是當他三十來歳、生了一場大病、心中有的只是前所未有過的恐懼。當他向瑞劎老師求救時、老師言道:即使全日本的説法者都被殺掉、所有的佛経都被焼掉、汝獲救的真理、事実一點也不受動揺。汝聞佛法、読佛書就只是停留在聞読人的語言文字、所以才會如此恐懼……。


這是浄土真宗深奧難解之処、亦是可貴之処。



(四)


老師對信心是否必須惶怖;三願轉入等問題的開示


問題1:真深知彌陀救度的人、是不會有惶怖的、有的只是慚愧與感恩而已。又,「常省世苦己悪」是尚未知道何謂「凡夫」的話。老師問你:讃佛偈的「無明欲怒、世尊永無」、你如何理解?若你真正明白此偈文之意、則會明白此是尚未入真宗門的人所言,與聖人背道而馳。以為自己能「深切反省己過」的人都是慢心很重的人、真的反省是、不是把反省掛在口上、當我們越是聞佛的智慧、慈悲越深時、自然而然會低頭下來、這就是反省。凡夫自身是沒有反省的力量、只有透過佛的光明、力量、凡夫才能看到自己的無明欲怒。老師希望你不要常和親鸞會之輩接觸、対你沒有益處。與其看這些無益的発表、不如用那時間好好的學習日文、來拝読聖教、要比較來的実際。



問題2:這問題的重點在於、三願転入的人是誰?如此自可明白那人有多少斤重。若認為是自己在三願転入的話、那是慢心非常重的人。當知真宗所講的三願転入是本願的力量方便示現為19願、20願來化度有縁的人。所以不是自己能転入、而是本願力譲自己転入的。並不是所有的人皆要三願転入不可、面臨死亡的人、若是宿善深厚遇善知識為之説法、是能直入18願的、此有実例可証。


並非是凡夫可主動三願転入的、三願転入的力量來自18願、故三願転入乃「自然法徳的妙益」。一開始一旦不正確的想法進入、想要導正得要付出相當的代価與時間。最好是閉門好好的學習日文、莫要浪費你的時間生命去接觸対你無益的思想。



(五)


關於真宗與起信論的學習應注意的事項:


學習大乗佛教和學習浄土真宗是不同的。二者不可混為一談。大乗起信論是大乗佛教的真理、法界的真理。是従自己出発去體証的真理。它是以禪定為基礎的。而浄土真宗並非是従凡夫出発去修行的、是依彌陀禪定的功徳力用獲救的。本願的後盾是法界的功徳、這也就是二利円満、若不生者不取正覚的真理。




大乗起信論的真理和浄土真宗是沒有矛盾的地方、但汝要明白為何祖師聖人沒有用大乗起信論來詮釈真宗、在於法門的建立不同。二者雖有関連性、卻不可用大乗起信論來詮釈自力和他力。浄土教就是浄土教、浄土教得用浄土教的経典來詮釈。學習大乗佛教的立場、華厳談法界、天臺談実相、心経談空即是色、色即是空、於理如此。而在學習浄土真宗立場是以大無量壽経為主、大経又以48願為主、48願又以18願為主、18願又以成就文為主。大乗佛教講法界縁起、真宗也講法界縁起、但真宗的法界縁起是「願心荘厳」、願心荘厳是阿彌陀佛的法界縁起。大経是真宗的基本、作為大経的補充的是華厳経、但不可因為如此、就詮釈華厳経是真宗的教典。


以上是學習法門上大家最容易混亂的地方。




(六)


轉述淨土同行在網路上的提問


問:我接觸本願雖已有五年時間,但有時會做惡夢,碰到惡鬼之類.今有一問:若能獲信喜悟三忍與韋提相同之真實信心行者,還會做惡夢,遇惡鬼嗎?不遇,固所宜然;若遇,則攝取不舍之金言當如何領解?願大師不吝賜教.


老師解答:這同朋誤解「摂取不捨」的意思了。我們雖在摂取不捨中,但一直到世縁了盡為止,無始已來所造的悪業、悪縁是継続存在的。因此會伺機現前。所以縦然是獲信者,其過去世的悪業現前是很正常的,不論遭遇什麼都是理所當然的。這就是凡夫。這也是善導大師的二河白道的意思。以為獲信以後就什麼事都一了百了的想法是凡夫的想法。真正獲信的人,反而自會明白:元來悪業現前是告知自己的罪業有多深,原來自己除了悪業外,什麼都沒有。透過業縁,我們方知自己的妄念有多深根,罪障有多重。原來阿彌陀佛的本願如此慈悲,連這様罪障深重的我都不放棄,都能獲救,而心生慚愧,心生感恩。


遇本願的教法是越學越知自己的低下、越知自己的悪業深重。以為自己已変清浄的想法是最不清浄的。這是真宗和其他教法最大不同処。




再問:老師說:"我們雖在摂取不捨中,但一直到世縁了盡為止,無始已來所造的悪業、悪縁是継続存在的。因此會伺機現前.''而善導大師說:"一心專念阿彌陀佛願往生者,是人常得六方恒河沙等佛護念,不令諸惡鬼神得便,亦無橫病橫死橫有厄難,一切災障,自然消散,除不至心.''這兩種說法應如何會通信解?願老師慈悲不棄,開我之愚.


續答:老師説這個問題出在沒有真正明白「如何是消災免難」。很多人以為消災免難是所有的罪業都消失的一乾二浄、這種詮釈佛語的想法、都是凡夫欲望的想法。佛法是不離因果的、自業自得是天地的真理、不見即使如神通第一的目連尊者亦得受被外道亂石打死的業報?不見即使如貴如佛陀、亦得受槍穿腳、頭痛、被誹謗等的業報?然不同的是、凡夫業報現前時満是煩悩、瞋恨、証悟者則是黙然受之。




因果是必然來臨的。真正明白本願的人、即自然知道所有的責任都在自己、業報現前時、不會怨天尤人。當他智慧開時、即不會有想逃避災難的心、不論多麼的苦也能有力量的承受之。靜靜地消舊業。當認知罪業是罪業的時候、自然不會有想逃避的心、業障來時、反而會従中反省自己、懺悔自己、這才是真正的消除業障。


瑞剱老師也如是説過、因果是必然現前的火車、因果是很厳粛的。




(七)


問:自接觸真宗教法,見有親鸞大師五十多歲尚有自力之心,大德游藤居士五十過後信心決定後才敢出世教化之說,若果如此,敢問當今之世誰人已獲他力真實信心,然後可堪歸依?相信若果信心決定之人必敢自承自肯,如親鸞大師等大音宣佈,以利群生.阿彌陀佛!


老師回答:親鸞聖人費了29年方遇知他力,法然上人到43歳才遇知本願他力,這皆在告知我們入純粋的本願他力不是容易的事。這也是本願被言為「難信之法」之故。但問題不在於年齢、時間的長短,而在於自己的心是否真正老実?在日本,有很多比親鸞聖人、法然上人二位祖師還年軽就入信的同朋。如瑞劎老師在世時,度了很多人獲信,其中最年軽的是15歳的學生。此人雖然世壽很短,但臨終時紫雲出現,瑞香充満房間。因此,透過先覚者等的示現,我們可知対佛的金言,要如実的聞信是如何不容易。衆生的心知見太多、意見太多也。


愚兒作畫

再問:恕某愚鈍,容再一問.大師說,獲信不在年令時間的長短而在於自己的心是否真正老實.獲信者固知自己確已獲信,並能判斷別人也是否獲信,我想應是這樣吧;而尚未獲信者如何判斷何人已獲信,然後親近隨學?阿彌陀佛!


老師解答:汝所言是有一理、但是把獲信掛在口上、対汝有什麼用處?信心決定但在「聞其名號」一句中。有時間論斷別人的獲信與否、不如回帰正路好好的學習「聞其名號」。想信心決定但仰信善知識所言、善知識是誰?善知識即十方諸佛、是已信者。是依17願的諸佛讃嘆無量壽佛威神功徳不可思議方有18願的「聞其名號」的生起。離此談凡夫的獲信否、皆是知見、有何可取。



老師講座手書


(八)


見愚:佛願之逼拶


之前有關證信的問題,最近聽游老師在「安心決定鈔」講的個人體驗,是一種「逼心、逼念」的過程,游老師在四十八歲間將第十八願的願文寫在床頭上,每晚臨睡前就一直思惟願文的意思(思惟修),如此日復一日,於某日夢中夢見自己臨斷崖處(似二河白道,只是無水火之相),心想若無佛之救度,當絕命於此。此念生起,西方三聖影現前方,佛言:「來!」,伸手接引,淩空飛度。游老師言佛手柔軟似棉,充滿溫暖之氣(兜羅棉手是也)。此乃所謂證信之相!


古代日僧亦有此種公案,於一代記聞書曾記載某僧思惟「攝取不捨」之義,佛於夢中拉住其手不放,曰「此乃攝取不捨是也!」


游老師之義並非言不達證信就不能往生,入證信者是決定不退,敬信、仰信、解信或有退轉之緣。聽游老師所言之逼念,竊以為相似於都攝六根,只是能所上之差異,亦同於禪宗之逼拶,思惟佛願到「恰如死了未曾埋」之情境。


請OXHO兄(光按:遇恩師前,在下曾用綱名“oxho”。皈依恩師後,舊名漸廢,以“蒙光”一名行世。)問瑞默法師,似此等對佛願之逼拶,於今日學者如何?



清水寺晨光


我回答:這個問題之前已經請教過老師,老師的回答是:零分的凡夫,加多少個零還是零。


今天下午與師父通話,就“證信”的問題進一步請教。因為網路通話的品質很差,聽到的答復斷斷續續,試整理如下:


淨土真宗並不分仰信、解信、證信。法雷學派只講仰信,雖然說從解信入手,但最後都是仰信如來本願力。


這種追求“證信”的說法,有點“信心宗教”的意味,強調有一個信心可得,把信心當成目標去追求。事實上,不是每個人都有這種因緣,太過強調此種感應,當成一種絕對標準,就會障礙眾生的信心。當然,這也可以算一種體證。這是一種自力的求道方式。即使有此感應,不代表就是信心。




瑞默老師是在三十多歲時,一場重病,突然感到死亡的大恐怖,心臟跳得非常厲害,心中有的只是前所未有過的恐懼。去找瑞劎老師求救,瑞劎老師說:“即使全日本的説法者都被殺掉、所有的佛経都被焼掉、汝獲救的真理、事実一點也不受動揺。汝聞佛法、読佛書就只是停留在聞読人的語言文字、所以才會如此恐懼……。”瑞默老師于此言下頓然安心。這是老師的體證。歷史上各位祖師、善知識都有體證,各自的因緣顯現都不同,他們講法,也都歸結到阿彌陀佛的大悲心,而不是讓學者去追求體驗。尤其要尊重不同的因緣,不應以一種模式來界定信心。


以上大體據法師電話中所言整理,供參考。

14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名號實相法

首先講到「名號實相法」的人師是曇鸞大師。名號實相法和我們有什麼關係呢?講「一生造惡值弘誓」的道綽禪師,引用《觀經》「下下品」之文,說「臨終時遇善知識教念十聲無量壽佛名,因而得救。」為何僅是念佛就能得救呢?因為聞的是「名號實相法」。「實相」有功德,此成為名號的功德。 臨終的人,和一般狀態的人,心態是不一樣的。一般狀態的人心不專一,常會夾雜不急之事,有所分心(間斷)。臨終人的心態叫「無間心」、「無後心

煩惱菩提體無二

则盈: 師兄早上好!請教師兄,“煩惱菩提體無二”中的“体”該如何理解? 還有,“淨土證悟的真理,在尚是凡夫身上說明之,實是不可能”這句該做何解?感恩師兄 蒙光: 南無阿彌陀佛 “煩惱菩提體無二”,“體”作爲術語,在佛法中有多重所指,在此處指其自身、本性。體無二,即一體不二,同體一如的意思。 在佛眼所見的大宇宙的實相,萬物一體,有生命與無生命一體,物與心一體,佛與衆生一體,我們內心的煩惱與菩提覺性也

三帖和讚:唱讚與文義簡說(一)

讚,即讚歎頌揚之義,讚歎頌美之辭亦名爲“讚”。佛教中特指讚歎頌揚佛菩薩功德行儀的章句。佛典中,以偈頌讚歎佛德者居多。日本佛教傳統中,將日語(和語)書成,以“和音”唱頌佛、菩薩、祖師或教法等之讚歌稱“和讚”。其形式多以七五調,四句一章為基本,由數章至數十章連續唱頌。 《三帖和讚》,是親鸞聖人晚年,為使真宗之根本教義易知易曉、便於傳布,遂製作歌讚,包括《淨土和讚》、《高僧和讚》與《正像末和讚》三部,合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