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搜尋

《御文章》以「念死」為基礎

「噫!弘誓強緣,多生叵值;真實淨信,億劫叵獲。遇獲行信,遠慶宿緣。若也,此迴覆蔽疑網,更復逕歷曠劫。誠哉!攝取不捨真言,超世希有正法,聞思莫遲慮」。南無阿彌陀佛……大家晚安!今晚要講《御文章》。

《御文章》的特色,促成了日本佛教的大改革。《御文章》是以「日文」詮釋佛法,在此之前,日本的佛經是「漢文」的。一般庶民文盲者多,只有貴族才看得懂佛經,所以是「貴族的佛教」。而《御文章》是第一本以「和語」詮釋佛法的書,所以說是日本佛教的大改革。


蓮如上人是距今五百年前出生的大德。「大改革」在每個時代都有必要,因為透過「大改革」,可以更上一層樓。話雖如此,「大改革」一般人做不來,唯有特殊人物才做得到。


日本第一次「大改革」,是一千三百多年前,聖德太子將佛教從中國引進日本,以教立國,並留下最有名的話:「世間虛假,唯佛是真」。距今八百年前親鸞聖人出世,於「和讚」中讚嘆聖德太子為「和國教主聖德王」。紀念太子的寺院是奈良的法隆寺,現在還在。

親鸞聖人了不起的一點,是懂得讚嘆聖德太子,在所著「和讚」中就有多首。真正值得大眾尊敬和頂戴的人格者很少,聖德太子是其中一位,親鸞聖人也是。

距今五百年前,出了一位大德:蓮如上人。他對「安心」的問題貢獻很大,是關於「後生一大事」的解決。

凡夫的「後生一大事」之所以能解決,是因為「本願成就」故,即凡夫唯有靠「本願」才能解決「後生一大事」。


講到「本願」,就想到《無量壽經》四十八願中,與我們最有切身關係的是「第十九、二十、十八」三願,請問你是在哪願呢?

什麼是「淨土真宗」?是「依第十八願解決生死問題」,這是淨土真宗的教法。但是很多人美其名是「學第十八願」,然不小心都掉入第十九、二十願。差別何在?學本願教法如有「知道了」「我懂了」,就不是十八願,而是跑到十九願或二十願去了。

什麼是「十八願」?是「聞其名號」,其中的「聞」是「無聞之聞」哦!什麼是「無聞之聞」?即聽聞佛法無論多少遍,自己都是「零分」的存在。而凡夫之所以知道自己是「零分」的存在,完全是「願力」的獨用·運作。剛剛所誦的《正信偈》即使會背也不行哦!學了佛法,頭腦知道,眼睛知道,耳朵知道都不行,全部要放掉,有的只是「願力」、「佛力」而已。著眼於此者,就是親鸞聖人,這也是聖人了不起的地方。

請看後面牆上掛著的「一乘海釋」文:

「敬白一切往生人等,弘誓一乘海者,成就無礙無邊最勝真妙不可稱、不可說、不可思議至德。」


這就是親鸞聖人的信念。他著眼於此,把自己全身全心交給這句話,而本身是「零分」的存在。因為阿彌陀佛是如此「威神無極」,所以我們凡夫能往生淨土。凡夫是「無作」的存在,所以我們是「無作」的往生人,也因為是「無作」的往生人,所以很難。凡夫聽到這個很難相信,會畫蛇添足,很難「無作」。


為何說「無作」的往生人?因為凡夫能夠往生,完全不是凡夫的力量·工作。有「宿善」者會發現,原來往生的工作,凡夫的力量一點也派不上用場,在「世間虛假,唯佛是真」裡面有凡夫的「無作」。


聖德太子了不起處,是徹底此語,雖貴為太子,連自己也是虛假,只有佛是真的。受聖德太子這種精神感召,而徹底「世間虛假,唯佛是真」的,是親鸞聖人。所以才能留下後面牆上懸掛的「一乘海誓文」的文下來。聖人畫像上題的「慧眼見真,能度彼岸」(出《大無量壽經》),即無「慧眼」不能「度彼岸」;凡夫沒有「慧眼」,所以只有頂戴佛的智慧眼,方能度彼岸。所以出自凡夫大腦的「知道了」不行!凡夫無論讀多少佛書,還是不行。

夫能往生淨土,不是靠凡夫的力量,而是靠「願力·佛力」,因為凡夫往生淨土唯有靠「願力·佛力」,所以我們唯能「南無阿彌陀佛……」地感恩、感謝。

往生淨土不是靠凡夫知解。靠凡夫力量的是華嚴、天台、密教、禪宗;但是淨土真宗不是靠凡夫的力量,而是完全靠阿彌陀佛的佛力,願力。

重點講到這裏,再來給大家發問。如不靠「佛力」,凡夫是沒辦法的。

問:請問凡夫如何靠佛力?


師:唯有蒙受「佛的迴向」。阿彌陀佛說:「我救你哦!」你乖乖的給阿彌陀佛救,當下就結束了。凡夫去想「阿彌陀佛如何救自己」?一想就錯。


「是!」就好了!

如果還聽不懂,那就得辛苦一番。能夠辛苦一番,那才會是你的。

問:眾生想到「無作、無聞」後,馬上就「有作、有聞」,這不是更苦?

師:這問題不要當成別人的,你自己呢?你自己怎麼辦?你自己在哪裡?

為何如此說呢?因為你也會死哦!你作好準備了嗎?人有生必有死,當把所有目標放在「人一定會死」!這個「人」是指「自己」,你作好準備了嗎?你怎麼死呢?能很灑脫地與大家說「拜拜」嗎?這樣的人一個也沒有哦!會「哇!哇!」大驚小叫,因為人臨死時,所有業障會現前。(師表演臨死相——手抓虛空,驚恐大叫,然後斷氣。)

雖然有人是「善終」,但是你有把握這樣死嗎?很難哦!去研究別人如何死,或許你會比較快覺醒。


人臨終時「斷末魔」(按:「斷末魔」,日語中指臨終、面對死亡時的痛苦,其義相當於「真暗闇」,說「魔」是形象化的表達。)會出現,去看別人怎麼死,學佛就不會那麼悠哉。生前虐待動物,打過貓狗,臨終時冤親債主就找上門來,學佛是要解決「現實問題」——當自己「斷末魔」現前時怎麼辦?聽到這裏,能認真來想自己「死的問題」者,就有救了。


那是很恐怖的事情哦!當「斷末魔」來時,是一片恐懼,一片黑暗哦!雖然開著燈,還是一片黑暗。地球上最好的光明是太陽光,太陽光不只給地球帶來光明,也給我們心中帶來光明,有安定人心的作用。生過病的人就知道,晚上睡不著,因為燈光無法安定人心,到早晨陽光一出來病人的心就比較安定,有安神的作用。

生病時尚且如此,何況是死的時候!你無法走得那麼灑脫,有的只是無限的恐懼不安而已。人生最大的問題是什麼?是死哦!不學佛的人會認為「人有生必有死,死沒什麼稀奇!」不把死放在心上,這種見解非常錯誤,因為大部分講這種話的人,都死的非常痛苦。


人生最大的問題是「死」,在斷氣前「斷末魔」現前,如何過這一關?這是最大問題所在。有的人人生失敗在哪裡?就是不把死當成一回事,當斷末魔出現時苦得不得了,但是毫無辦法,只好隨業流轉。


(休息一下)

法師:我剛才請老師講《御文章》,老師很慈悲地說,以大家現在的心態來看《御文章》,只能看到文字,看不到其精神。因為我們在座諸位,對於親鸞聖人無法發自內心地「頂戴」。

相信人的信,會得到更大的信」,這個「人」指親鸞聖人。我們反問自己,有把親鸞聖人當成自己的「先導者」在看待嗎?為何不馬上切入《御文章》?因為真宗的教法與一般教法不一樣,是「血液在聞法」。來學佛者,家人如祖父母、父母等,有人學佛,自然你的血液就有學佛的血液在哦!


(同朋:在台灣沒有傳宗接代地聞法,大多是這一代才開始聞法。)

師:那就從你開始當個學佛的祖母。


答:旁邊這位就是我女兒。(衆笑)

師:全家學佛,或父母和自己學佛,或自己與子女學佛,這個很重要。我之所以能有今天,完全是祖母的恩惠。


我的祖母是很偉大的祖母,他先給我看《往生要集》中的地獄圖,教我地獄和極樂。小時候的記憶很難消失,祖母所教的現在都還記得。這位師姐啊!做祖母的要好好盡到祖母的責任。

我們人身上都有血液,要有「佛法的血液」才好,這非常非常重要!血液裡頭如果沒有佛法的種子,如基督教國家,你去跟他們講佛法,他們不容易相信。血液的力量很大,不要小看這個。一間講堂,有一個真正學佛的人就夠了(按:老師常說,佛法是一人的繁昌。一個頂戴佛法功德的人,佛法力、功德力會通過他的生命傳達出來,利益到大衆。這是“二利圓滿”不思議。),所以你們都要當那個人哦!在座各位你們都要當那個人。你如果當個真正的念佛人,佛法就可以傳下去了。


沒有佛法血液的人,即使費九牛二虎之力拉他來聞法,他也會跑出去,拉不住。那樣的人到臨終會手忙腳亂,因爲平時沒做好準備,臨終時手忙腳亂也已經來不及了。你如果看過人臨終時怎麼死,就知道沒有學佛法的人很可憐。

問:是否所有的人臨終都會手抓虛空?


師:所有人都如此。


問:我家隔壁有個人是安睡著死去的。

師(厲聲喝):那你呢?!你要怎麼死?!不可能死得那麼輕鬆哦!!!


問:我就是害怕才來聞法的,我也不知道自己會怎麼死。


師:對啊!你如果知道會怎麼死,就不會那麼辛苦了。


《御文章》以「念死」為基礎。人臨終時會出現這些心態:絕對恐懼,絕對孤獨,絕對黑暗,絕對無力,這是因為無始劫來所造的罪業現前。學《御文章》如果沒有「念死」,和做好「後生一大事」的準備,學習就會落空。


「臨終時鬼駕著火車來現」,問問自己,這時候怎麼辦?這時候已經笑不出來,也沒有力氣去想別人怎麼死的,「當下」你怎麼辦?有把這個問題當作是問題的人,才是佛法的入門。

如果一個學佛的人抱著觀望的心在看這問題,那就不是佛法了。台北的大家,如果不把這個問題當作問題,我下次就不來了。這不是別人的問題,是自己的生死問題,不是可以笑著講,而是非常嚴肅的問題。


「臨終時鬼駕著火車來現」的當下,有的只是恐怖而已,這個恐怖是笑不出來的,那時候只有求救而已!希望大家很誠懇地面對這個問題。你們有沒有把這個問題當問題,看你們的臉就知道了。有把這個問題當問題才可以談佛法,要不然都是知見而已。


問:老師說我們沒辦法發自內心去頂戴親鸞聖人,是不是我們要透過對眼前善知識的頂戴,才能去頂戴親鸞聖人?


師:也可以這麼講。透過眼前的善知識去頂戴親鸞聖人,但只是把親鸞聖人看做歷史上的人物不行!

問:被阿彌陀佛救度的人,是否也要經過「斷末魔」這一關?還有「預知時至」的人,是否就是臨終可以灑脫說「拜拜」的人?


師:只要是人,無論有沒有信心,臨終「斷末魔」一定會出來。為什麼?因為只要是人,是凡夫,都有造業,所以「斷末魔」一定會跑出來。不只是人,連貓狗臨終時也會碰到恐懼。「預知時至」的人,臨終可以灑脫地說「拜拜」的事,可以這麼說。但是「預知時至」的人很少,不多見。


問:老師說不管有沒有信心決定,臨終「斷末魔」都會出現,那二者有何差別?

師:你問這個問題不是好問題。為什麼?因為你被「信心」綁住。如果我回答:「有信心的人不會有斷末魔。」那麼大家都跑去追「信心」,這起心動念就錯了,所以我說只要是人都有「斷末魔」,怎麼辦?你應該問:「斷末魔要怎麼處理?」

問:「南無阿彌陀佛」,不是我們在念「南無阿彌陀佛」,而是阿彌陀佛在招喚「孩子!回來喲!我在等你。」恐怖時就念「南無阿彌陀佛」,雖然業力在拖,阿彌陀佛也在救我們!

師:你說的沒有錯。理沒有錯,然而真聽懂的人不多。因為你現在還沒遇到「斷末魔」,所以理可以講得很清楚,但是真正遇到那境界,很少人還能念得出佛,那才正是問題所在。

問:不是那時念佛才可以往生,我現在就可以往生了!阿彌陀佛時時刻刻在我身旁,我以名號為生命,除了名號外,世間是虛伪,名號是真的。阿彌陀佛發重誓「若不生者,不取正覺」,我以阿彌陀佛為生命,阿彌陀佛也以我為生命,我與阿彌陀佛同一生命。這雖然是教理,但是阿彌陀佛「真心徹到」策動我念佛,不是我會念佛,我像嬰兒般放給阿彌陀佛拖……

師:你所講的ok!(老師豎起大拇指。)能這樣想可以。(提問者繼續講……)(師大喝!)佛法聽聞到最後,有的只是托福、感恩,和慚愧,真正領受到佛法的人,不會講一大串道理,有的只是感恩、慚愧而已!


問:不是我有信心,是佛有信心要救我,只有南無阿彌陀佛…………,剩下的我什麼都不知道。

師:這沒有錯,我們凡夫只有被動,所有的力量在於佛,所以凡夫口能念一句「南無阿彌陀佛」,力量也來自佛,我們凡夫只是被動的存在。


問:阿彌陀佛說:「孩子我救你!孩子我救你!」我是阿彌陀佛的獨生子。


師:所以我們沒有力量,我們人只有造業墮地獄的力量而已。

問:親鸞聖人說:「一人歡喜時作二人想,二人歡喜時作三人想。其一人親鸞也。」我與親鸞聖人是同一歡喜。


師:是的,你這樣說沒有錯。(按:這位同朋完全沒有領會老師的點撥,一味沈浸在自己“獲信”的自我感動和陶醉中,忘了自己是凡夫,而只顧表白自認爲獨到的領解。這些“領解”,貌似正確,其實只是人云亦云的空洞文字,加上自以爲是的領悟,那個當下唯有“我”在出頭而已。此時老師再說即是多餘。)


今天就講到這裏。


(誦領解文結束)


2008-01-20 台北

23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名號實相法

首先講到「名號實相法」的人師是曇鸞大師。名號實相法和我們有什麼關係呢?講「一生造惡值弘誓」的道綽禪師,引用《觀經》「下下品」之文,說「臨終時遇善知識教念十聲無量壽佛名,因而得救。」為何僅是念佛就能得救呢?因為聞的是「名號實相法」。「實相」有功德,此成為名號的功德。 臨終的人,和一般狀態的人,心態是不一樣的。一般狀態的人心不專一,常會夾雜不急之事,有所分心(間斷)。臨終人的心態叫「無間心」、「無後心

煩惱菩提體無二

则盈: 師兄早上好!請教師兄,“煩惱菩提體無二”中的“体”該如何理解? 還有,“淨土證悟的真理,在尚是凡夫身上說明之,實是不可能”這句該做何解?感恩師兄 蒙光: 南無阿彌陀佛 “煩惱菩提體無二”,“體”作爲術語,在佛法中有多重所指,在此處指其自身、本性。體無二,即一體不二,同體一如的意思。 在佛眼所見的大宇宙的實相,萬物一體,有生命與無生命一體,物與心一體,佛與衆生一體,我們內心的煩惱與菩提覺性也

三帖和讚:唱讚與文義簡說(一)

讚,即讚歎頌揚之義,讚歎頌美之辭亦名爲“讚”。佛教中特指讚歎頌揚佛菩薩功德行儀的章句。佛典中,以偈頌讚歎佛德者居多。日本佛教傳統中,將日語(和語)書成,以“和音”唱頌佛、菩薩、祖師或教法等之讚歌稱“和讚”。其形式多以七五調,四句一章為基本,由數章至數十章連續唱頌。 《三帖和讚》,是親鸞聖人晚年,為使真宗之根本教義易知易曉、便於傳布,遂製作歌讚,包括《淨土和讚》、《高僧和讚》與《正像末和讚》三部,合

Comments


bottom of page